学生运动对台湾要求高台媒恳劝“优雅下台”


台湾《中央日报》在线报纸3月29日发表社论称,今天在台湾,一群年轻学生占领“立法院”,阻止“立法院”运作,强烈要求台湾当局接受他们的四项要求,包括回归两岸服务贸易协定。事件发生已近两周,但学生运动对政府的要求越来越高,甚至陷入双方无法沟通的僵局。

人们都担心这一发展。他们深感忧虑的是,艰难建立的民主机制将遭到破坏。因此,他们希望台湾当局和学生团体能够各自后退一步,通过对话获得见面的机会,使学生运动能够结束,“立法院”能够尽快恢复正常运作,以免耽误当局的行政管理。

我们也呼吁这些反对两岸服务贸易协定的学生。既然台湾当局和社会已经听到了你的要求,并得到了许多积极的回应,你应该尽快退出讨论论坛,让“立法者”接管对服务贸易协定的实质性审查和其他重要审议。毕竟,“立法院”的继续占领不仅延误了台湾当局的正常运作,也严重损害了台湾的形象。

此外,非法入侵“行政院”和破坏官方财产是更加严重的混乱行为,当然应该受到谴责。否则,就没有对错之分,也没有正义!如果持续的斗争导致警民冲突,岂不是加深了人民对台湾当局的反对和误解?这是你想看到的民主发展吗?

我们想问反服务贸易的学生,是谁把标签贴在所谓的“黑箱操作”上的?在签署两岸服务贸易协定之前,台湾当局与业界举行了100多次研讨会,并接受了反对党提出的再举行16次公开听证会的要求,当时你在哪里?许多人被互联网上的“懒人包”误导,支持反服务贸易运动。既然他们自称是知识分子,为何他们没有能力自己判断,甚至不愿意查看台湾当局“经济部”的服务贸易协定文本,又把那些在台湾努力谈判的官员放在哪里呢?

此外,当你指责执政党集团“强渡关山”,直接宣布服务贸易协定已送交“参议院调查”,指责国民党破坏程序正义时,你从未质疑民进党一再阻挠委员会审查的严重失职。这种有偏见的立场难道不是双重标准吗?难怪许多来自四面八方的学生都在谈论另一种类型的政治斗争!

此外,为何民进党是委员会的召集人?既然是国民党的法案,国民党的“立法者”应该负责领导法案的审查过程。此外,民进党正急于主导服务贸易协定的审查,这是前所未闻的程序,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复杂的程序。国民党的“造房”党团被迫采取“送院调查”的策略。这也是一个被迫的选择。否则,该委员会一再遭到反对党的阻挠。服务贸易协定怎么会被曝光?

从民进党最近的表现来看,学生运动相当于“自内而外与民进党联手”。如果没有民进党的“掩护”,学生们有可能如此“熟悉”地闯入会议厅吗?其次,每当学生向台湾当局提出要求时,反对党都会密切配合演出。即使在国民党愿意回到委员会审查的让步下,他们仍然断然拒绝与政府和野进行谈判。公众怎能不质疑学生运动背后与民进党的密切关系?

在台湾,任何社会运动一旦触及政治,都会引发复杂的蓝绿色反对派纠纷。因此,如果学生在得到台湾当局的积极回应后退出会议厅,他们将赢得更多的掌声和公众的肯定。

在感受到学生运动的兴奋的同时,公众也应该认真思考学生运动“回归服务贸易协定”的要求是否合理。

协议签署后,“立法院”只有批准或拒绝审查的权力。修改文本是不可能的,否则就等于废除它。这不是马来西亚当局的武断举动,而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做法。此外,如果立法院否决,协议的另一方是否愿意配合重新谈判?

谈判和“让步”之间的妥协艺术不能完全排斥任何一方。台湾既然想与国际经济贸易体系接轨,就必须遵守既定的游戏规则,因为坦白说,我们没有力量改变规则。

如果学生对海峡两岸签署的任何协议有疑问,他们当然可以要求台湾当局制定《海峡两岸协议监督条例》。“行政长官”蒋亦华对此也作出积极回应。这可能是双方会谈的机会。我希望学生们不要再用任何借口拒绝与台湾当局对话,继续与台湾当局形成对抗。

评论建议学生们离开会议厅。无论未来发展如何,历史都会被铭记。如果我们继续战斗,我们可能会失去一切:台湾当局失去信誉,社会变得更加敌对,外国谈判停止。这些后果我们负担不起,更不用说人民想要的了。

最后,评论真诚地敦促学生们,优雅地下台比就职更难。如果学生们能学到这一课,不仅对台湾有积极的帮助,而且对未来也有更多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