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生,本就是被我们寄予太多希望的普通人


普通人被推到“神圣的位置”。/《中国医生》“我不想改变我的心,只是因为我有一颗渴望春天的心。”这是《中国医生》尿毒症患者金志强写给中国医生的一首诗。

2008年,张的父母确诊为晚期癌症,这给了她在北京大学医院整整一年的护理经验。

像每个病人的家人一样,张自己查找信息,并主动询问医生是否不明白。每天早上8点钟,主任医师在医院病床前24小时停留一两分钟是她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刻。

用最普通的方式记录他们最不平凡的生活。/《中国医生》海报

她父母去世后,她提交了一个医学题材的影视节目,最终在浙江卫视从社会上收集的500个节目中脱颖而出。

张是《中国医生》的总监。

纪录片的原名是《医心》,但张不想强调这一点。在播出之前,她提出修改,这是她想追求的叙事方式。

"不会为了制造冲突和矛盾而渲染某些情绪。人们可能认为它平淡无奇,但实际上它是起伏不定的。”张对说道。

《中国医生》对总监来说也是一部意义重大的作品。/微博截图

《中国医生》在2020年1月底播出,豆瓣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得了9.3分。

摄制组用了长达一年的时间拍摄了中国6家大型公立三甲医院(华西医院、南京鼓楼医院、西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浙江省人民医院、中国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河南省人民医院)20多名医务人员的生活状况。

照片中的医生中,有三位目前在武汉前线战斗:浙江省人民医院副院长何强,四川华西医院重症监护室尹万红医生,西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石丙银。

张总导演在接受专访时说:“在如此严重的疫情下,他们真的是赤手空拳进行救援。我希望疫情结束后,所有医生都能得到良好的治疗。”纪录片“”中的医生仍然在前线。/微博截图

年轻医生的成长之路

在中国,住院医生是每个医生的唯一出路。

当一个年轻的医生进入医院时,他必须从住院医生开始。除了在本科病房进行常规治疗外,他们还需要在值班期间处理相关的急诊科病例。

“新公司的医生”只有在接受过该职位的全面培训并取得一定的学术成绩后,才能成为主治医生。

徐烨,南京鼓楼医院骨科及烧伤科的住院医师,平均每周工作一次,自三年前毕业以来,已经值班100多次。毕竟,高强度的工作是年轻医生快速成长的法宝。

徐晔,与患者家属进行了认真沟通。/《中国医生》截图

徐晔,28岁,毕业于中山大学医学院,是《中国医生》面试中最年轻的医生。

他就像每个充满活力的年轻人一样。他会小心翼翼地为自己购买灰色工作服,并在繁忙的连接竖井的工作中利用空间保持健康,以保持他英俊友好的“江直树”形象。

徐烨提到母校的牌匾时自豪地笑了:“救国救世,治病救人,治病救人”。也许这是他学习医学的第一个意图。

在治疗病人的时候,徐晔经常需要像孩子一样的温柔和耐心,因为他们所经历的痛苦是可以忍受的。/《中国医生》截屏

在纪录片中,一对老夫妇因煤气爆炸全身烧伤。男性患者刘烧伤率高达95%。由于家庭困难,刘的妻子被送回了乡镇医院,他也被从重症监护室送到了徐野的烧伤科。

作为一名老年病床医生,徐晔申请了医院的老年公益基金,并获得了2万元的运营费用减免,但这远远不够。

刘的独子用尽了他所有的动产,借走了他所有的亲戚。加上网上众筹平台的捐款,这还不足以支付至少20万元的植皮手术费用。如果后续费用是广告费用

“为什么有些人说有些医生看起来很冷?不冷,他很冷静。因为目前的情况,他以前见过无数次,这就是为什么他显得如此冷静。”面对镜头,徐烨又累又无奈。

一个月前,也是在这个病房里,另一个被徐烨治疗过的严重烧伤病人因为同样的原因放弃了治疗,最后病人死了。

“每个医生都会经历这个过程。”徐烨平静地站在空荡荡的病床前,再次轻轻摇晃着病床的支架。

也许每个年轻的医生都必须经历一个叫做接受遗憾的过程。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他们没有时间想太多,也不会停止处理下一个案子。

没有真正的同理心。/微博截图

行医如履薄冰

1990年,我们对科里的白血病进行了15年的回顾性分析。所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只剩下一个病人。最后一个病人仍然没有了,整个军队都被摧毁了。”

中国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血液科主任孙子敏讲述了她职业生涯中“最黑暗的时刻”。

那时,她甚至不想当医生。他们为这么多医生工作了15年,这算不了什么,因为他们不让一个病人活下来。

《我不是药神》让我们看看医生面对疾病时的无能为力。在医学技术还不发达的时代,孙子民没能从死亡中拯救他的同学和朋友。

这么多年来,自责让她没有勇气为同学扫墓。"我听到其他同学说她的坟墓建得很好。"

当面临难题时,他们无能为力。/《中国医生》截屏

灰心丧气,孙子民不顾困难,决心征服白血病。从2000年开始,孙子敏带领她的团队进行了不相关的脐带血移植,最终克服了脐带血移植的移植率问题。

目前,她的部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脐带血移植中心,给许多白血病患者带来了希望。

“尤其是对肿瘤学家来说,不要和病人交朋友,因为你和他的私人感情越深,你就越有可能感到自责、失落、悲伤,甚至更难过,而且很长时间都不能出门。”

贾伟,南京鼓楼医院肿瘤科副主任医师,在纪录片中提到以前肿瘤科前辈给她的建议,就是不要和病人交朋友。

贾伟和李燕,一个她认识多年的病人。/《中国医生》截图

她从小就是个学生恶霸。她5岁上小学,16岁进入南京大学医学院,25岁毕业于医生,此后一直在鼓楼医院工作。35岁时,她也成为南京大学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

贾伟最担心的病人之一是李燕,他患有晚期胃癌。20多岁的李燕尤其年轻、乐观。即使面对纪录片中日益恶化的疾病,她仍然一直微笑着,积极配合所有的治疗。

纪录片在结尾没有提到李燕的后续行动,贾伟很快就要去美国学习了。三个月后,也许她能给像李燕这样的病人带来更多的希望。

他们总是在路上。/《中国医生》截图

“如果这个病人非常信任你,比如说,她很年轻,她的家人对她有很高的期望,她想做到最好,他们愿意做你说的任何事情,即使做不到,并且完全信任你,那么你必须强迫自己找到一些方法。”

在去机场的路上,贾伟说如果一个病人去了其他医院并拒绝了,但是当他来找你时,你说“我有另一种方法”这时,她认为,“这是肿瘤学家最大的成就”。

愿所有的医生都能得到良好的治疗

计划、拍摄和制作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中国医生》的张主任在接受采访时说:医生的辛苦真是难以想象。

“医生的工作时间基本上是从早上7点开始。你可以想象,不是一两天,医生一生都要这样做。他早上7点去上班,从不下班。只要他还在职业生涯中,他就必须每天都这样做。「

」与此同时,医生必须继续学习和提高,因为整个医学的发展日新月异,需要一生的研究。”张对着docto说道

同样着名的医学纪录片《中国医生》描述了医生“喝了十年冰后很难让他们的血液变凉”。/《中国医生》截图

要看一个病人,真正为他人解决问题,医生如果误诊,延误病情,或者可能导致严重死亡,就会受到良心的折磨。

但是医生的压力不仅来自工作,也来自病人的不理解和社会误解。

"病人非常不同。你不知道病人的家人是好脾气还是坏脾气。你也不知道在尽了一切努力之后,病人能否得救。”张对说道。

"你想想,一个人当最委屈?他竭尽全力救人,却遭到了毒打。”

你能理解吗?/《人间世》截图

《人间世》第一集开始时,河南省人民医院卒中中心的朱医生对着镜头说,他受到了患者家属的虐待。

"从前有一位老太太,她是一位老人的家庭成员。阿姨说:我真想把你撕成碎片.说我杀了她父亲。”患者死于高灌注(脑高灌注综合征),这是一种罕见的高死亡率疾病。

"我最近血压有点高。请帮我再看一遍。”祖母谴责朱,并请他去看医生。

朱,44岁,也是河南省人民医院中风绿色通道的负责人,面临着中国每天死亡人数最多的疾病:中风。

脑血管疾病的特殊性要求患者在短时间内得到有效治疗。朱是中风绿色通道的组长,该通道像军队一样24小时待命。

朱医生,每天骑着小电池上下班,有一种单纯的可爱。/《中国医生》截图

何也是所有医护人员中最可爱的一个,这让张感觉。

手术前,患者会用手机记录可能的风险。查房时,朱会鼓励那个做了三四次手术的小男孩努力学习,成为一名医生……

“我不想把医生变成神。因为他是一个普通人,除了工作环境,他也有喜怒哀乐,还有默默为他付出的家人。非常有必要介绍这些。”

《中国医生》拍摄了很多医务人员背后的家庭生活,这与现有的医疗纪录片不同。

作为医生的家庭成员,朱的妻子早已习惯了他在家庭中的角色。“大多数时候,这个人必须被理解为不属于这个家庭。如果没有这样的境界,最好不要嫁给医生。”

这个国家大约需要25年来培养一名主任医师。朱说:“现在我44岁了,我很害怕突然死亡,但我不能死。如果我死了,我就是在浪费国家资源。”

医患关系是医患之间信任与合作的基础。/unsplash

《中国医生》开头说,中国医院每天接待2000万人,但只有大约400万名医生。

"我们这群人,给他一个标签就是焦虑。我们在背后默默地做着这些事情。你似乎认为这很棒,但事实上,你不这么认为。我想这是我们的命运除非我这样做,否则我晚上睡不着。这不是我高尚的人格,但我是一个焦虑的人。”在2018年的演讲《中国医生》中,华山医院的铁杆医生张文泓称自己和同事是医生。在

B站,张文泓博士的演讲被子弹击中。/bilibili截图

不要把他们推到祭坛上,不要轻易用英雄这个词来概括他们的努力,不要把他们的牺牲和努力视为理所当然。

因为这些人叫医生,他们只是一群每天为人类担忧的普通人。

[1]纪录片《中国医生》:我们都想在这个春天被治愈|中国青年报

[2]愿中国所有的医生都受到亲切的对待|安

[3]今年最受欢迎的中国电影《人类如何抵抗病毒》:他们也是有喜怒哀乐的普通人|刺猬公社

作者|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