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联获央行批准筹建官方版个人征信机构即将落地


酝酿了半年的“信用合作社”的官方版本将很快问世。根据央行宣布的最新发展,通常被称为“信用合作社”的市场已确定其名称为“100信用局”,该业务申请已被央行接受。分析师认为,“百行信用调查”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牵头,八家个人信用调查许可证试点机构成为股东。这种商业运作模式有望解决该机构的权威问题,也可能引入市场因素。

接受“新联”申请

1月4日,央行发行《关于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筹)相关情况的公示》(以下简称《公示》)。《公示》表示,央行已接受白星征信有限公司(筹)的个人信用调查申请。

根据央行《公示》,百兴征信有限公司在广东省深圳市注册,业务范围为个人征信,注册资本10亿元。股东方面,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持股36%,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腾讯信用信息有限公司等8家个人信用许可试点机构各持股8%。

事实上,100个信用机构在市场上通常被称为“信用合作社”。“连馨”的建立已经进行了半年。2017年6月,北京商报今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以市场为导向的个人信用报告机构,即“信用合作社”,主要由共同基金协会牵头。联合代理将遵循第三方支付“共建、共有权、共享”原则的“网上联盟”模式,实现个人信用报告在传统金融之外的互联网金融和小微金融的全覆盖。2017年11月24日,共同基金协会获准通过参与设立个人信用机构。

在业界看来,“信用合作社”是在个人信用调查许可证难以获得的时候产生的,也是个人信用调查机构与市场监管之间博弈的产物。2014年,央行表示将向个人信贷机构开放。2015年1月,8家市场机构为个人信用报告业务做了准备,但个人信用报告许可证长期未发放。

对此,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正宇表示,最先尝试个人信用调查的八家机构基于自身业务开发了所谓的信用调查产品,但它们在欧美远未成熟运作,这也是央行没有发放个人信用调查许可证并牵头成立信用社的重要原因。

从“百兴信用调查”股东构成来看,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牵头,8家个人信用调查企业参股。王正宇认为,“信用联盟”不仅有望解决该组织的权威问题,而且有可能引入市场因素,激活市场参与,优化治理,按照企业标准改善运营。

审判组织的争斗变得白热化。

虽然个人信用调查许可证已经很久没有颁发了,但个人信用调查机构已经在开展相关业务。芝麻信用早在2015年就推出了中国首个个人信用评分芝麻信用。腾讯信贷也在2017年8月开始采取行动。尽管腾讯信用尚未正式推出,但随着大量用户依赖微信,其势头也越来越大。然而,在分析师看来,两者的信用评分取决于各自的生态系统,不能充分反映用户的信用价值。

2017年8月,腾讯向部分用户开通了信用子查询渠道。当时,公开信用子调查是对腾讯信用调查和QQ svip合作活动的小规模灰色测试。它现在已经结束,并不是腾讯信用子调查的正式发布。2017年12月28日,根据腾讯信用公开号码,腾讯信用目前正在接受公开审查,并向广州和深圳地区开放。

在评分维度,腾讯的信用评分基于用户微信和QQ的互联网历史数据。通过“绩效、安全、财富、消费和社会互动”五个维度,运用大数据和专业技术进行综合评价,得分最低300分,最高850分。芝麻信用评分主要通过信用历史、行为偏好、绩效能力、身份和个人关系五个维度进行评估,分值范围为350-950分。

gunny bag财务管理研究所研究主任鲁南(Lunan)认为,两者的得分维度反映了各自在数据方面的优势,相互强调,短板突出。对于获取数据能力较低的域维度,两者都不覆盖或权重较低。例如,腾讯的数据优势在于沟通和社交互动。信用评分将社会互动置于重要位置,而芝麻信用评分仅占评价标准的5%,尽管它们使用“个人关系”数据,这与它们获得社会数据的能力有关。严格来说,芝麻信用与腾讯的信用调查类似,在缺乏信用调查基础数据的情况下,腾讯利用大量大数据来弥补风控能力。例如,芝麻信用的核心数据来自网上购物和其他行为数据。

在信用评分的应用输出上,用户可以根据腾讯信用评分享受信用理财和信用生活场景服务。信贷金融服务包括现金贷款(小额贷款最高30万元)、消费分期付款、购物分期付款等。信用人寿服务包括免费乘车、玩具租赁、租赁(住宿免费)等。芝麻信用评级提供的服务包括免押金租车、付款前入住酒店、分期付款消费和一些金融机构的快速贷款。

重塑个人信贷市场

苏宁金融学院研究员何广丰表示,信贷机构在数据收集、整理、分析和应用的各个方面都可能存在合规问题。从收集方面来看,可能存在不合理的数据源渠道,如通过第三方渠道非法获取个人数据、征信机构在获取用户信息时不提醒处于显着位置的用户等。从分类和分析的角度来看,每个组织的评分系统和方法是不同的,对同一个人有可能有完全不同的评价。在数据应用方面,数据的使用可能会侵犯客户的隐私,数据的不公平会导致用户歧视,数据隐私的泄露会导致其他渠道的使用,从而对用户的生活和财产造成不利影响。

许多分析师认为,“信用合作社”的出现有望解决上述个人信用机构的问题。王正宇认为,目前许多平台都是根据有限的信息进行信用评分的。误用和误用是严重的。随着“信用合作社”的引入,不符合个人信用机构标准的企业将不得不退出金融信用市场,恢复数据服务提供商的地位或转向社会信用领域。

他广丰认为,100家银行的信用报告可以被理解为互联网金融评分背后的基础系统。通过该系统,一方面,评分,即数据收集、整理、分析和应用可以有一个更清晰的行业标准;另一方面,行业个人之间的数据可以开放,例如芝麻信用和腾讯信用数据可以开放,这可以给个人一个更加中立和全面的评价。

然而,“信用合作社”的真正作用也面临挑战。王正宇指出,“信用合作社”可以消除借贷数据提供者的担忧,但第一步是统一数据共享标准,明确八大股东企业之间的利益分配,并以法律或监管规则的形式确立企业组织的数据报告和质量义务。(今日京商记者刘双霞/闻松圆圆/制表)

原标题:官方个人征信市场的重构

责任编辑:朱慧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