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凭西方价值观角逐奥斯卡,但我们不能忽视东方文化


三天前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梦想

这部创造了国内卡通票房神话的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进入了2020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初选名单,并将与其他31位入围者争夺该奖项。《哪吒》能否获奖现在还不清楚,但可能性很大。我给出的理由是这部中国动画片符合西方评委的价值观。读完《哪吒》后,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我没有屈从于天堂”,强调“个人主义”正是西方电影的主题和推广。许多高票房的美国电影充满英雄情结,正义最终战胜了恶棍。《哪吒》也将主角设计成了角色设计中的反派。通过对反派人物的认知转变,它凸显了“我掌控着自己的命运,我无法控制自己”,这更新颖、更有创意。

然而,《哪吒》毕竟是一部中国电影,赢得奥斯卡奖自然是好事。然而,看完电影后,我们不能像西方人一样理解“我的生活取决于我”。这不是个人主义,而是包含了东方文化“生活是我创造的,幸福是我自己追求的”。在电影中,德仁起初创造了邪恶。村民们看到他咬牙切齿。后来,他父母的爱唤起了他的良知。德仁独自拯救了村民的和平。即使命运想让他死,他最终还是因为一片好心把危机变成了和平。虽然这部电影使用了“我是上天决定的”来衬托西方价值观,但我们应该解读中国文化的独特内涵,简单地说,“善有善报”

收集和报告投诉

这部创造了国内卡通票房神话的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进入了2020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初选名单,并将与其他31位入围者争夺该奖项。《哪吒》能否获奖现在还不清楚,但可能性很大。我给出的理由是这部中国动画片符合西方评委的价值观。读完《哪吒》后,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我没有屈从于天堂”,强调“个人主义”正是西方电影的主题和推广。许多高票房的美国电影充满英雄情结,正义最终战胜了恶棍。《哪吒》也将主角设计成了角色设计中的反派。通过对反派人物的认知转变,它凸显了“我掌控着自己的命运,我无法控制自己”,这更新颖、更有创意。

然而,《哪吒》毕竟是一部中国电影,赢得奥斯卡奖自然是好事。然而,看完电影后,我们不能像西方人一样理解“我的生活取决于我”。这不是个人主义,而是包含了东方文化“生活是我创造的,幸福是我自己追求的”。在电影中,德仁起初创造了邪恶。村民们看到他咬牙切齿。后来,他父母的爱唤起了他的良知。德仁独自拯救了村民的和平。即使命运想让他死,他最终还是因为一片好心把危机变成了和平。虽然这部电影使用了“我是上天决定的”来衬托西方价值观,但我们应该解读中国文化的独特内涵,简单地说,“善有善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