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淘宝卖“匡威”假鞋卖出1800万 成福建假鞋第一案


淘宝销售假“匡威”,销售额数千万元,成为福建第一个假鞋案例。馅饼厂仿制厦门老字号,盗用“鼓浪屿”商标,被判赔偿;最高管理层“出海”创办自己的公司,这构成了侵权.

昨天,思明区法院公布了十起典型的知识产权案件。首席记者从中挑选了三个供读者参考。

案例1

在线出售“匡威”假鞋

昨日,思明区法院提起“匡威”假鞋案,涉案金额数千万元。此案也是该省最大的假鞋网上销售。“匡威”是美国着名的运动品牌,但近年来,假冒“匡威”一度在市场上猖獗。牟林、王某和其他8人团伙在福州和厦门联合或单独通过淘宝出售带有假“匡威”商标的胶鞋。

为了增加假鞋的销量,王某还专门雇佣了几名员工,负责客户服务、仓储和采购销售。商业渠道是互联网。销售业绩相当“火爆”,平均每月销售8000双假“匡威”,总销售额超过350万元。

林书豪开始卖假鞋的时间大约与王的时间相同,但是他的假鞋卖得更好。其中几个人租了两个办公室和一个地下仓库,还通过互联网出售。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们售出了10万双,总销售额为490万元。在鼎盛时期,新成立的集团仅在一个月内就卖出了2万双匡威假鞋,月销售额达数百万元。

经法院审理,林等人通过互联网销售假鞋,总值超过1800万元,其行为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罪。最后,法院判处林六年监禁和350万元罚款。林的七名共犯也被判处2至6年有期徒刑。

法官的意见

损害商标所有人的权益

本案假鞋生产涉及莆田、武平等地,销售遍及全国。

法官表示,福建省是品牌运动鞋的重要生产基地,晋江、莆田等地签约了许多国际知名品牌。然而,近年来,一些地区模仿国外高端体育品牌的案例屡见不鲜,损害了商标所有人的合法权益,扰乱了市场秩序,也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

本案的处罚总额高达近千万元,有效维护了市场秩序。

案例2

鼓浪屿派仿

鼓浪屿馅饼早就出名了,但近年来这个厦门“老品牌”陷入了被同行模仿的困境。许多企业竞相在馅饼包装上使用鼓浪屿。消费者被真相冲昏了头脑,鼓浪屿商标的使用争议也越来越频繁。

出于这个原因,真正的“鼓浪屿”商标的所有者已经开始了扞卫商标的斗争,将生产和销售类似“鼓浪屿派”的企业告上法庭。第一被告是卖方厦门东本贸易有限公司和制造商厦门宇海食品有限公司,要求对方停产并赔偿20万元经济损失。

最终,法院裁定制造商侵权,要求其立即停止使用旧版本的包装箱,并赔偿原告8万元的经济损失。

法官的意见

突出“鼓浪屿”侵权

法官表示,中国商标法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用作商标。鼓浪屿原本是厦门的一个区,属于县级以上地名。由于行政区划改革,鼓浪屿于2003年并入思明区,鼓浪屿不再是县级行政区划。“禁令”解除后,鼓浪屿作为全国着名的旅游景点,很快注册了商标。这使得“鼓浪屿”在使用时在地名的使用和商标权之间遭遇更多的冲突。

目前,厦门市场80%的馅饼包装上都有“鼓浪屿”。那么,包装上的“鼓浪屿馅饼”是侵权的吗?

对此,法官说不一定,关键取决于这些词是如何使用的。“鼓浪屿”这三个字是地名,每个人都可以使用。然而,如果有人突出使用它们并故意引起消费者误解,这种恶意可能被怀疑是侵权行为。例如,制造商在上述案例中使用的旧包装盒突出了“鼓浪屿”一词。总的来说,消费者在购买时容易混淆和误解被告的产品和原告的产品,这种使用是侵权行为。

案例3

高层管理人员辞职去建另一座山

那些“出海”创办自己公司的高管也会被判侵权和赔钱?最近,思明区法院对一起侵权案件作出了判决。

李某原本是一家信息公司的副总经理。他在公司工作多年,并与公司签署了《聘用合同》。合同规定李某有义务保密并禁止与公司竞争。

然而,在合同到期之前,李某突然向公司提出辞职。公司同意了他的辞职,不久李某等人合伙成立了一家信息公司。这家公司几乎和他的“老雇主”一样。甚至他也从原来的公司带来了客户订单。

经调查,李某不是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他实际上是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实际控制人。

根据“老雇主”向法院提供的证据,李某最初负责联系公司的日本客户,掌握大量商业秘密。李某离职后,他用“老雇主”的电子邮件地址联系日本客户,从而将客户“带到”他创办的新公司。

最近,思明区法院裁定李某和他创办的新公司是“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命令他们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赔偿损失。

法官的意见

“跳槽高管”恶意竞争

法官表示,恶意竞争是指一家企业的最高管理层跳槽去开另一家公司,并利用原有的客户资源开展业务的情况。由于企业客户信息是企业赖以生存的重要资源,一些企业的保密意识相对薄弱,没有与员工签订保密协议。他们没有对客户信息采取相应的保密措施。许多外贸科技企业的员工在转岗后还随意利用原单位的客户信息从事不正当竞争和业务推广。因此,本案对当前员工普遍违反竞业禁止义务和“老雇主”的现状具有重大警示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