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亮工程应是民意工程


广州的照明工程一直备受争议。光明工程是形象工程还是民生工程?是为了提高公民的生活质量,还是浪费和污染?昨天,当地媒体采访了广州景观照明规划专家。直到那时,他们才知道我们的照明规划有四种模式:省电、观赏、庆祝和亚运会。这不仅是为了区别,也是为了省电。不幸的是,大多数规划并没有实现这样一种理想的节能模式,这导致了不断的公众批评。

长期以来,许多纳税人一直在谈论我们城市形象的“化妆”成本。一方面,我们希望我们的城市像欧美一样美丽,但另一方面,我们对高成本、高成本、低效益甚至“光只照耀富人”的状况感到不满。从采访专家的角度来看,我们也可以看到,我们的城市确实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以成为一个照明美化的大城市。结果,要么这里的光污染变成了探照灯,要么那里就像南瓜灯。甚至东风路的主干道也没有被照亮,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道路是真正合理和精彩的。

照明工程确实是我们大量公共开支和缺乏监督的缩影。广泛的原因,不是技术而是意识。花这么大的一笔钱取决于御剑的支持,这不是任何领袖的指示,而是一种剑。“集体无意识”。这种意识是,如果我们的城市要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它必须靠近香港、东京和欧美的大城市。然而,辉煌的城市不是一夜之间建成的。只有光能很快将平庸变成魔法。因为光工程没有土地成本,辐射面积最大,只要愿意用电,也最有可能引起领导到基层的赞扬。

可以说,这种挥之不去的集体赞扬正是我们照明项目长期繁荣的原因。它制造了一个矛盾,不符合人民的愿望,但也有点符合人民的愿望。作为每天努力谋生的城市居民,他们总是希望有“节日”来冲淡平庸的生活。照明项目只是起到为城市创造节日的作用。尽管这显然是纳税人的支出,但将其花在光明的形象上不可避免地会切断其他更紧急的生计救济。然而,在欣赏五彩缤纷的风景之前,我们仍然会漂浮着一丝希望和幸福,媒体很容易放大和感染这个节日情结,使灯光项目看起来像是所有人的欢腾。

城市形象工程充满魅力。不仅仅是官员们为建设一座美丽的城市所做的努力,也是官员的美学在改变着公众的美学,甚至导致了“政府引领公众走向新生活”的幻觉。人们需要一个美丽的城市,但是他们没有资格提醒我们的政府如何平衡和定义一个“大都市”。政府自然会根据自己的意见建设一座城市。因此,如果我们想让我们的照明工程真正变成舆论工程,最好回归“政治经济学”:创造人们参与和监督公共事务的方式,同时,将照明成本转移到市场化运作是长期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