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岩民建军等涉嫌聚众扰乱秩序 策划组织犯罪链条清晰


为了向法院施加压力并影响审判结果,在联系律师和当事人家属的同时,他们聚集在一起"探望人民"。为了对法庭施加影响,他们在街上聚集了一群人,以举牌、打横幅、喊口号等方式严重扰乱公共秩序。他们实时拍摄照片,并将其发送到国内外网站进行猜测,造成不利的社会影响。近日,嫌疑人翟严敏、刘建军等人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被山东省潍坊市公安机关拘留。

公安机关的调查发现,案件背后是一系列名为“向上级求助”、“维护人民权利”的真实的违法犯罪活动,给有关部门造成了影响和压力。

“看人”现场举牌闹事“经纪人”后台遥控命令

6月15日清晨,一大群旁观者聚集在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前。

围观人群的焦点是法院门口一群身份不明的人。他们站在前排和后排,举着“人民有权监督司法”的标语牌和“徐某是无辜的”的横幅,喊着口号。一个留着大胡子、长发、辫子和精致形象的中年男子告诉他们以各种“形状”摆姿势,并在人群中向摄影师喊道,“记下潍坊市中级法院的门牌号!”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在被警方询问后,这些“游客”的居住地分属八个不同的省份,徐某既没有亲属也没有原因,更不用说具体的案情了。他们在潍坊的集体“团结”运动纯粹是一个赚钱和帮助他人的“平台”。

经过认真调查和审讯,公安机关最初发现这是一个受当事人相关方委托,向法院施加压力制造影响的聚众闹事案件,是由律师、“探亲者”、“探亲者”和中间人精心组织策划的。翟严敏扮演的正是“拜访代理人”的角色。

“接单”和“派工”分工明确,策划和组织犯罪的链条清晰。

翟严敏(原名翟浩),男,54岁,微博网络名为“北京阿寨严敏”、“翟严敏”。他来自北京,有高中文化,没有工作。自2002年以来,翟严敏先后成立了调查公司、咨询公司和医疗器械公司,这些公司都因各种原因被吊销了营业执照。自2014年以来,翟严敏因寻衅滋事多次被公安机关处罚。当他组织和策划潍坊“团结”事件时,他仍在保释中,等待另一起案件的审判。

不太擅长经营公司的翟严敏在经纪人的“拜访客户”的“业务”中找到了“感觉”。

翟严敏和徐moumoumou之间的关系最初是未知的。双方是如何相遇的?北京康普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建军(已被刑事逮捕)是媒人。至于刘建军为什么会找到他,翟严敏很清楚:“因为刘建军很了解我,知道我有很多人要去拜访,可以组织人。”

刘建军介绍双方的场合很特别。在北京举行的一次“研讨会”上,刘建军向徐的家人索要7万元,并得到了1.4万元。会上,一些大学教授、专家学者和媒体人员应邀参加了对徐某某案件的讨论;媒体报道并张贴在互联网上,以增强势头。

"在研讨会上,一些专家提议向法院施压,要求推翻徐的案件."刘建军表示,后来,他们与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讨论向上级机关上诉,并拍摄照片,发送到国内外网站扩大影响。翟严敏要求“每人1000元”用于交通、住宿和其他“探亲”费用。结果,刘建军向徐的妻子贾moumoumou索要1万元,并将其存入翟严敏的银行卡。他们同意每人支付1000元。人数超过10人的,按实际人数结算。

收到钱后,翟严敏在微信上发布了一条消息。绰号“老谋深算”的刘星和一群“游客”前来闻一闻。根据办案警察出示的花名册,所有15名“来访者”在同一天获得500元的“报酬”,并在花名册上签字确认。

“接待工作”的范围没有划分区域,“庆祝会”就是其中之一。

翟严敏被捕后,供认了他涉嫌的犯罪行为。警方进一步调查发现,翟严敏组织并策划了一次“人民之行”来制造麻烦,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仅自2014年以来,翟严敏就在全国范围内直接组织和指挥了多达9起“亲民”和“支持”骚乱事件,包括最近组织的“亲民”活动,在黑龙江清安火车站举旗“支持”清安事件。这次潍坊的15名“游客”中,有14人参加了庆祝活动中的“团结”活动。

翟严敏还解释了组织“团结”和“庆典活动”的全过程:“庆典活动结束后,很多律师很快就来到了庆典现场。5月10日早上,刘星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应该组织一些人庆祝和平。我打电话给吴干(网名‘超级低俗屠夫’,之前因挑衅和诽谤的刑事犯罪被公安机关拘留),问他是否想找一些人来表达他对庆典的支持。吴干说暂时没有必要。只有当律师们把清安事件升温后,他们才需要大量的人来炒作和支持它。"

据警方称,为了“形成更大的势头”,翟严敏已经组织了五批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来“声援”清安。后来,翟严敏在北京设宴“庆祝”这些“对人民的访问”。

当被问及组织“团结”活动的资金来源时,翟严敏说:“我们将在网上筹集资金,律师也会给我们一些钱。我会把钱分发给支持者,给自己留些钱。”

翟严敏承认,他的行为严重干扰了司法机关的正常工作,扰乱了社会秩序,造成了不利的社会影响。这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行为,“深深地后悔,深深地后悔,无法悔改”。

“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他应该扞卫法律的尊严,维护社会公共秩序。他上诉的方式应该以程序的合法性为基础,但他使用非法手段向政府施压。这违反了国家法律的规定,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造成了非常恶劣的社会影响。我很遗憾我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了。”刘建军充满了遗憾。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