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九合一”选完南台湾基层“绿化”


台湾“九个一”选举后,人们都把目光投向了“六个首都”/县市长一级。事实上,在基层,政治格局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虽然国民党已经失去台北、桃园和新竹市,但蓝军仍然比上述“敌占区”议员、李昌和其他基层官员有相当大的优势。台湾南部的基层正在进一步“绿化”,民进党正在攫取越来越多的公职。选民对蓝绿色斗争的厌恶为两大政党之外的政治力量抓住了征服国家的机会。民主派和台湾联合党赢得了更多的议会席位。绿党和树党也取得了历史性突破。基层政治的改组可能会对台湾的政治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25岁的薛成毅(右一)是最年轻的县和市议员。

许多县市已经由蓝色变为绿色,但国民党的基础仍然存在。

在“九位一体”选举中,国民党失去了台北、桃园、台中、新竹、基隆、澎湖等许多县市。然而,蓝调以国民党在这些地区的基层仍然有相当大的优势来安慰自己。以台北为例。国民党赢得了28个席位,仍然是议会中最大的政党。在李昌的选举中,国民党赢得了229个席位,而民进党只赢得了50个席位。例如在桃园,国民党和民进党分别有29席和20席。在内部和外部层面上,双方甚至有很大的差异。前者有142个席位,而后者只有2个席位。国民党在这些“敌占区”的基础仍然存在,将来还有翻盘的资本。然而,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在台北、新北、台中等大都会地区,民进党在基层的实力越来越强,党员的席位也越来越多。特别是在新北市议会,民进党赢得32席成为最大政党,而国民党仅赢得26席。

在台湾南部,在民进党的长期执政下,基层单位得到了全方位的“绿化”。然而,国民党在立法委员和部长中占有相当优势的局面已经永远消失了。其中,台南市是最彻底的“绿化”。在议会中,民进党以28个席位赢得国民党的16个席位。在内地,民进党赢得76个席位,超过了对手的71个席位。高雄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民进党以33个席位位居第一。此外,147名候选人当选州长,仅落后国民党一个席位。台湾南部的整体“绿化”暴露了国民党基层组织的“空心化”,将来可能更难翻身。

台湾联合党民主派的席位增加了,新党的失败已经到了泡沫的边缘。

台湾整体气氛中对两大政党的不信任也使台湾统一党和亲民主党受益。台湾联合党是台湾第三大政党,过去有6个席位。“九位一体”选举赢得9个席位,分布在台北、新北、桃园、高雄等9个县市。呈现出处处开花的局面。选举前,台湾统一党还发起了“从根本上改变,青年人将选择内部种族的领袖”的号召,推动20人成为内部种族的领袖。最后,它被选为一个席位,位于台北市中山区。目前,台湾联合党仍有三名“立委”,这次“九位一体”选举取得了一些成果,暂时摆脱了泡沫。

像台湾联合党一样,台湾的第四大政党,民主派,在选举前有6个席位。选举后,它赢得了9个席位和1个席位,其中成员分布在基隆(3个席位)、台北(2个席位)、台中(2个席位)、高雄(1个席位)和宜兰(1个席位),席位位于新北市。根据民主派的说法,这次选举的席位不仅增加了,而且候选人赢得的票数也大大增加了。在选举阶段,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在全台拉票,重点关注“三中一青”(即中小企业、中低阶层、中南地区人民和青年团体)。这一战略应该发挥一定的作用。

然而,被贴上深蓝色标签的新党提出了19名议员候选人,只赢得了两个席位(潘怀宗和陈彦波),这两个席位都位于台北市。随着张陈豪、王炳忠、林明正等一批年轻人的失败,新党的振兴发展计划遭到了严重挫折。二十年前,新党是台湾的第三大党,但现在它不可避免地充满泡沫。

学生运动开始争取绿党和树党实现历史性突破

台湾有许多政党,但很少政党能当选公职。绿党成立于1996年。除了在那一年的“国民大会代表”选举中赢得一个席位之外,它还被一次又一次地击败,使得它很难找到一份“工作”。在2012年的“立法”选举中,绿党没有赢得选举,但该党赢得的选票超过了新党,成为岛上第五大政党。在这次“九位一体”选举中,他们又取得了突破,在新竹县和桃园市赢得两个席位,并首次进入地方议会。树党从绿党分裂出来,今年8月才成立,薛成毅也获得了胜利。虽然其他一些候选人在选举中失败了,但他们的票数一般都不低。

绿党和树党得以突破,这与后来“向日葵运动”的影响密切相关。绿党未来的桃园议员王浩宇今年26岁,是最年轻的当选“六大首都”议员。在今年的学生运动中,他站在第一线,冲进了“立法院”。在竞选期间,他依靠脸谱网的影响力,最终以选区第二高的票数当选,打破了许多人的眼镜。今年25岁的薛成毅是最年轻的县和市议员。在竞选期间,她还展示了招牌“向日葵”。王浩宇、薛成毅等人通过超越传统选举模式或影响台湾基层政治生态而赢得选举。(记者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