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银行业不良贷款微增佛山国有行深陷钢贸贷


继江浙地区之后,广东银行业多年来一直保持着改善资产质量的势头。在今年第一季度,出现了反复的反复,不良贷款略有增加。

广东省银行业监督管理局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扣除深圳地区后,广东省银行业不良贷款率达到1.29%,比上年同期提高0.08个百分点。年初,同比增长0.02个百分点。此前,直到2013年底,广东省银行业的质量持续提高。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广东新增不良贷款主要来自佛山和东莞。”许多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佛山钢铁贸易公司经历了行业危机,导致银行不良贷款上升,而东莞则是由于产业结构调整。从公共信息的角度来看,佛山的情况尤为严重。截至目前,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仅受理了约90件金融贷款纠纷。涉及十多家银行,国有银行已成为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为了控制风险,一些银行已大幅收紧当地贷款。

经过数年的翻倍后向上和向下看

截至今年3月底,广东银行业总资产10.9万亿元,同比增长10.12%,税后利润387.46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29%。根据广东省银行业监督管理局的网站,从2011年底至2013年底,该省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64%,1.34%和1.21%。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广东银行业不良贷款的持续下降。在此之前,尽管不良率高于国家水平,但在新的不良贷款控制方面要好于国家水平。 2011年第四季度之后,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继续增加,但广东省继续改善。不良贷款率从2011年底的1.64%下降到2013年底的1.21%,两年下降了0.43个百分点。

“没有特殊原因,主要是由于经济不景气,江苏和浙江是最先受到冲击的地区,广东较慢,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一位经纪银行分析师分析了《第一财经日报》。

事实上,早在2013年下半年,上述情况就已经开始出现,尤其是在珠江三角洲地区。珠江三角洲地区的许多银行不良贷款有所增加。在2013年年报中,工行,建行,农行和部分股份制银行披露了不良贷款的具体区域分布,均显示了这一趋势。

在上述银行中,工行拥有珠江三角洲最大的不良贷款。截至去年底,工商银行全区不良贷款余额155亿元,不良率1.18%,分别比上半年增加38亿元和0.27个百分点。建行和农行的不良贷款分别为106亿元和124笔。 1亿元,比上半年增加11亿元和15亿元,不良率分别为0.92%和1.22%,比上月提高0.04和0.12个百分点。

珠江三角洲新增不良贷款主要来自佛山和东莞两个最集中的城市。 “珠三角的不良贷款首先来自两地,东莞比较好,佛山的表现非常明显。”深圳某高级股份制银行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从目前来看,深圳的表现并不明显,其他地区都比较好。

“今年佛山不良贷款的增长确实相对较快,所有银行都受到了影响,但主要集中在少数几家银行。据说,一家银行中有20或30家银行。”华南分公司的一个分行说。

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法院受理的金融贷款争议案件数量大大增加。 《第一财经日报》粗略统计显示,即使不计算私人贷款和小额贷款公司,从今年1月初到5月16日,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提起的金融贷款纠纷案件也超过90件。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5月份受理的此类案件也有14件。

佛山钢铁贸易低迷

在此之前,被称为“世界工厂”的东莞市没有经历过金融安全案件,因为包括银行在内的金融业的稳定运行,但在珠三角地区享有“金融绿洲”的美誉。除了由私人贷款触发的“运行”事件外,没有其他类似事件。

一些银行专业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进行了分析。以上情况与两地的产业结构密切相关。东莞的经济以中小企业为主。经济低迷的第一个影响是低端制造业和没有规模优势的中小企业。银行不良贷款的增加并不奇怪。

“东莞一直在调整产业结构,再加上经济环境不好,一些公司资金出现问题,这一轮去杠杆化将产生挤出效应,使这些没有优势的公司紧缩。” “上述深圳股份制银行人士说:《第一财经日报》。

东莞市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东莞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182.31亿元,同比增长7.3%。高于广东省平均水平,但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3个百分点。

佛山的情况有所不同。贸易和流通业以及金属制品业(主要是钢铁贸易)已成为新增不良贷款的重灾区。

“佛山钢铁贸易行业的不良贷款尤为严重,并已蔓延到整个行业。”上述深圳股份制银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佛山个别钢铁贸易商的债务危机爆发,并逐步蔓延到整个市场。钢铁贸易业。

顺德区法院审理的信息还显示,在上述金融贷款纠纷中,除印刷,医疗设备和工程建筑行业外,大多数被告与钢铁贸易和金属材料有关,部分与钢铁有关。贸易商。同时,许多银行都有贷款。

“佛山许多钢铁贸易企业的老板不仅在贷款方面遇到问题。”广东一家股份制银行的中高层表示:《第一财经日报》,钢铁贸易融资已由个别公司“运行”,并已发展成为工业。危机。

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作为华南钢铁贸易的重要镇,聚集了许多钢铁贸易企业。长三角钢铁贸易危机爆发后,除了偶尔的钢铁贸易商“走马观花”外,佛山钢铁贸易行业依然平静,没有大问题。危机的出现是由一家名为Golden Heavy Industries Co.Ltd.(以下简称“ Golden Heavy Industry”)的公司的高负债引发的。

根据其网站信息,金石重工有限公司是一家大型私营企业,集轧钢,锻造,热处理和深加工模具钢于一体。它已在昆山,余姚,武汉和黄岩开设了分公司。据公开报道,去年下半年,黄金重工业的重负荷工作陷入债务危机,债务达35亿元。

“任何系统风险都不是由单个产品引起的。它背后存在一系列问题。这取决于链的第一次断开位置。”上述广东股份制银行表示,与全国一样,工商业的杠杆率也较高。发生链接,整个链条中断。钢铁贸易行业也涉及相互保险,公司之间会互相保证,而其他有问题并提供保证的公司也会受到牵连。

国有银行成为重灾区

钢铁贸易危机几乎已成为佛山的系统风险。公开资料显示,到目前为止,除当地的顺德农村商业银行和外资银行(包括工行,建行,中国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和四家股份制银行)外,总共有10家银行参与其中。银行。

在上述银行中,国有银行是最深的。根据《第一财经日报》,在上述金融贷款纠纷中,涉及四大国有银行的案件近80起,其中国有银行数量最多,已结案40余起。或待审。总共只有六家银行。

“并不是我们不想这样做,但是已经晚了,我们根本无法做到。”上述广东股份制银行表示,钢铁贸易贷款实际上属于供应链融资,对平台的要求很高。只有国有银行才具有建立平台的能力,而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等都是后来者,因此它们不参与其中。

《第一财经日报》从佛山多家银行获悉,为了遏制危机的进一步蔓延,当地银行已全面收紧贷款审批,有些银行已停止信贷贷款。

“无论是哪个行业或企业,如果您想借钱,只有一种抵押形式。其他抵押者不会这样做。”某个国家/地区的本地信用代理商说《第一财经日报》,因为总行撤回了批准权限,目前没有分支机构。信用贷款授权。

同时,由于银行信贷紧缩,钢铁贸易等贸易和金属产品加工行业的企业很少能够从银行获得贷款。

“在钢铁贸易和贵金属行业中,除了个别的商业条件和缺乏'黑名单'外,他们无法借钱。”佛山某国有大型银行授信官说《第一财经日报》,即使可以获得贷款的企业,银行的审批要求和贷款额度也比以前更加严格。

上述广东股份制银行表示,佛山的中小企业和微型与微型企业的业务仍在继续,包括金属加工和制造,但就业务模式而言,并非如此不仅需要与生产公司直接联系,还需要。另一方必须是重资产公司。资料来源: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