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4度易主 *ST西发命途多舛


上任不到两年,马树芬和李玟最终选择了离开拉萨啤酒的母公司西藏银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发展”,股票简称“ST西发”)。

2月10日下午,*圣喜发宣布,公司股东马淑芬、李玟及其女儿于当日与西藏盛邦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盛邦”)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前者以3亿元的总成交价格转让其所持有的公司全部3361.32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2.74%。此后,西藏盛邦将成为该公司的最大股东。

或受上述股权转让影响,于2月11日开业,*ST西部发展有限公司实力雄厚。截至当日收盘,ST西部开发报收4.57元,上涨5.06%,最新市值达到12.1亿元。

事实上,自1997年上市以来的近23年中,*ST West经历了几次大股东变更、多名董事长和数十名高管离开公司。这样的命运也使得它不仅难以在市场上挣扎,而且还要忙于处理公司内部的各种“事故”。

重新变更所有者

根据上述公告,本次股份转让的交易总对价为3亿元,相应的标的股份单价为8.9251元/股。基于2月10日每股4.34元的收盘价,西藏升邦相当于溢价的两倍多。但即便如此,马淑芬和她的女儿这次从ST Xifa退出后,应该还会亏本减持。

相关数据显示,自然马树芬在2016年1月开始买入*ST西发股票。花了半年时间,两次提高了执照。截至当年6月底,她持有ST西发10%的股份,与当时最大股东天一龙兴10.65%的股份非常接近。从盘面来看,当马书芬集中精力玩牌时,ST西发的股价应该在12元左右。李玟从2018年7月开始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购买ST西发股票,并于2018年第三季度进入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他的持股比例为2.74%。

事实上,马淑芬和她女儿的退出并不是“暂时的”。早在三个月前,它就与西藏盛邦签署了《股份转让意向性协议》,但当时并未确认转让价格。与“决定去”的马淑芬母女相比,投资者更关心新成立的大股东西藏升邦的背景和实力。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作为潜在的大股东,西藏盛邦成立于2019年1??15日。公司主营业务为企业管理及咨询,注册资本3000万元,法定代表人罗,公司100%由罗拥有。值得一提的是,根据*ST西发1月22日发布的公告,公司在同一天收到了尹占武董事长因个人原因辞职的书面报告。通过选举,罗接替,自2019年1月起担任西藏盛邦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2月11日下午,记者《国际金融报》致电*ST西发作为投资者。关于第一大股东西藏盛邦和现任董事长罗是否会在股份转让后成为*圣喜发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问题,*圣喜发表示,目前公司股份分散,持股5%以上的股东持股比例比较接近,而盛邦、西藏的股份转让给了和马淑芬。“当李玟和马树芬是最大股东时,我们披露了相关公告,目前公司没有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

根据Wind数据,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在*ST西发的十大股东中,除了最大股东马树芬和一致行动者李玟持有12.74%的股份外,天一龙兴持有10.65%的股份,西藏自治区国有资产管理公司持有7.3%的股份,其余股东持股不超过5%。在这种背景下,专门从事企业管理和咨询的西藏盛邦公司能否在未来成功引领上市公司的运营,仍然不得而知。据公开信息,*世发是一家股份有限公司

首先,光大黄金。在1997年6月上市之初,光大金联以36.64%的股份成为*ST西部发展的控股股东。然而,在执掌*ST西部开发19年后,2016年6月初,光大金联将其10.65%的股份以7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天一龙兴,平均交易价格为每股24.91元。值得一提的是,在股份转让的前一天,*圣西发刚刚宣布终止重组,此前该公司计划收购一家新能源公司60%的股份。当时有观点认为,ST西部开发持续低迷的主要原因还是光大金联的“退出”。

光大金联退出后,天一龙兴成为*ST西部开发的最大股东。没想到,新股东天一龙兴几乎掏空了*ST西部开发。据相关数据显示,天一龙兴上任后,*ST西部开发的主营业务没有好转,啤酒生产和销售持续下滑,业绩不佳。此外,2018年6月,*ST Xifa被披露参与了许多天翼龙兴的“担保”和“欠款”诉讼。受这一系列担保纠纷的影响,* 2018年ST West遭受了4.12亿元的损失,预计2019年最大损失为3.6亿元。根据ST West的相关公告,如果2019年继续亏损,该公司将面临退市风险。

2018年7月,通过集中竞价,马树芬及其一致行动者共持有10.73%的股份,取代天一龙兴成为最大股东。也是从这一刻起,圣西发开始卷入对股票控制权的争夺。

随着大股东所有者的不断变化,* ST West Development Company的管理也在不断变化。据记者统计,2020年1月上任的罗是圣西发第五任董事长。在此期间,公司的许多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已经辞职。

2月11日下午,部分中小投资者在回应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大股东的变动,西藏盛邦能否改变*ST西部开发业绩不佳、持续萎靡的现状仍在观察之中。

记者马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