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静波:日本实体店为何还能撑下去?


原标题:徐静波:为什么日本商店能坚持下去?

编者按:

10月17日,亚洲新闻社社长徐静波在福州举行的中国国际智能商务会议上就日本零售业现状和电子商务发展发表了演讲,分析了实体店能够生存和发展的原因,并对中国零售业的“过度技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以下是演讲的文字记录:

从2018年开始,中国的许多零售企业,包括来自不同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课程,都曾访问日本调查什么?检查“新零售” 每个人都想让我去上课,解释日本“新零售业”的发展经验 所以我去了东京大学经济系,问一位研究日本商业的教授,“什么是新零售?”他对此也很困惑

后来,我去百度了解到“新零售”的解释如下:基于互联网,企业通过使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升级改造商品的生产、流通和销售流程,从而重塑格式结构和生态圈,并将在线服务、线下体验和现代物流深度融合到新的零售模式中

教授说:“日本企业还没有发展到这一步。”

日本零售业在技术创新方面落后中国5年

因此,我现在站在这个平台上,觉得日本零售业的技术创新至少比中国落后5年,因为日本仍然以传统实体店为主。 我想说的是:为什么日本的实体店能够生存?

日本是一个商业相当发达的国家。德勤公布的“2018年全球250强零售商”名单中,64家亚洲零售商上榜,15家在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32家在日本,占榜单亚洲零售商总数的50%

日本传统商业企业家百货商店,其中大部分都有200-300年的历史。 日本超市、购物中心、24小时便利店和其他形式都是在20世纪60年代从美国学来的,比中国早30年发展起来

1994年,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百货商店在上海浦东开业。它的名字是“上海第一八佰伴”。这是上海第一百货公司和日本八佰伴集团的合资企业。 八佰伴集团总裁和田一夫将日本百货商店商业模式带入中国。化妆品在一楼出售,餐厅也在百货公司营业。 这种模式在当时的中国百货商店行业并不存在。 和田一夫改变了中国百货商店的模式,使它们不仅成为“购买”的地方,也成为“吃饭”的地方

此后,日本超市“荣达”进入天津 后来,日本购物中心“伊藤华阳厅”和“嘉士奇”(现改为“王勇”)进入北京、成都、广州、上海、青岛等城市。 后来,7月11日,罗森和他的家人进入中国市场。 中国市场上也有各种自动售货机。 所以到目前为止,日本有一些格式,中国有。 日本没有格式,但中国也有格式。

刚才我说,“日本零售业在技术创新方面比中国落后至少5年”。这是事实!一方面,亚洲商业教师被中国学生超越的事实表明,日本商业跟不上信息技术时代的步伐,另一方面,日本社会对商业的“过度技术”持谨慎甚至抵制的态度。

为什么四分之三的日本人没有网上购物经验?

让我们看一组数据。据日本经济产业省统计,2018年日本零售总额为283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8.4万亿元),但网上购物,即电子商务仅占零售总额的6.2%,销售额为1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万亿元) 2018年,电子商务占中国零售总额的19.8%。

还有另一个数据,也很有趣:只有28%的日本家庭有网上购物经历,近四分之三的日本人一年内没有在网上买过东西。

既然日本人不喜欢网上购物,他们去哪里买东西?他们去了三个地方:第一个是超市,第二个是百货公司,第三个是商店街,那里聚集着各种各样的商店,如啤酒和饮料。 换句话说,大多数人去实体店。

为什么日本的电子商务市场不能像中国的那么大、那么快?有几个原因:“首先,中国的电子商务可以通过消除一些中间商来获得价格优势,从而攻击线下零售。 然而,经过多年的发展,日本零售业中间环节很少,离线零售效率很高,线上和离线几乎没有价格差异。 此外,如果你在实体店购物,你必须支付10%的消费税,而网上购物也需要支付10%的消费税,你无法通过消费税空

第二,日本有大量的超市、购物中心、便利店和药店,非常受欢迎。 实体店的24小时综合服务模式使得线下购物非常方便。

第三,日本实体店一向重视细节和体验的创造,人们更倾向于离线购物。

无论你是在日本百货公司还是去电器商店,你都可以触摸任何东西,尝试任何东西,包括照相机、照相机和电脑。你永远不会在外面包一层透明塑料薄膜。

实体店经营成功的三大秘诀

我采访过日本着名的电器量贩店必酷的社长,他告诉我一个经营实体店的成功秘诀:第一,灯要亮、过道要宽,购物环境必须舒适;第二,所有商品都可以拿可以摸,购物体验要好;第三,厕所要多、要干净,让不想进店的人,也想进厕所。

我觉得,这三条,看似简单,但是,我逛了上海、北京的几家电器量贩店,都没有做到,甚至有的还省电,找不到厕所。

必酷店里的灯光如同白昼,就是要让你看着商品。厕所里都装了自动冲洗的马桶盖、还有空气清洁器,你到了店附近,就会想到去这家店里上厕所,上完厕所还有点时间,顺便逛一逛,总会看中一样东西,于是就产生了“厕所消费”。这种细节服务和商品体验,是电商们做不到的,电商只能提供优惠的价格和送货便捷,但是不能提供体验,而且你也会担心买到假货,或者真货与平台所展示的商品照片不一样。

政府要当好零售业的“老娘舅”

任何事物都会有两面性,火了电商,也会毁了商店;你说电商解决了多少万人的就业,也就意味着会导致多少万人的失业。所以,作为社会管理者的政府,在鼓励发展电商与维持住实体店经营之间,需要制定必要的平衡政策,包括禁止无序价格竞争与制定线上线下的税赋制度,政府要当好“老娘舅”。

新事物并不一定都是好事物,就像共享单车,它需要社会与市场的检证,在没有获得良好的检证结果之前,政府不要轻易表态,更不应该立即出台政策全力扶持推进。尤其是涉及到产业与民生的事情,一要依法,二要滞后。看看现有的法律允许不允许,要不要修改以适应新事物的诞生,增强依法执政、依法行政的观念;政策出台要滞后,就像重大活动的电视直播一样,要滞后几秒钟,看看中间有没有危机与差错。所以,我们常说“科学管理”,科学管理的核心是细节管理,细节出差错,就会出大问题。

日本实体店之所以在激烈的电商环境中还能生存下去,就是因为他们是动了脑筋下了功夫。

实体店要生存,日本还有三种经营模式加持,一是建地铁轻轨的综合购物体。京都车站就是一个典型,伊势丹百货公司就建在车站里,必酷电器量贩店就进驻在车站的连体建筑中。为啥要建“车站购物综合商业中心”?因为有人流,一天进出几十万人,有10%的人进店逛逛,实体店日子就好过。

另外一个,就是百货公司的地下食品超市。日本百货公司大都有地下食品超市,主要卖熟食和高档食品。当你逛完百货店,要回家去的时候,到地下食品超市里去逛一圈,买一点熟食回家慢慢品酒。

再一个就是“VIP销售模式”,日本各大百货公司把它称为“外商”。外商是针对富裕消费者人群的,把国内外顶级的消费品、限量版的东西收集起来,印成精美的画册,然后寄给VIP客户。当VIP客户来联系,表示对某一件商品感兴趣时,外商员会立即携带商品登门拜访,客人满意的话,当场刷卡。大型商品,譬如像家电、家具等,则上门说明,日后专车送货上门。我看了东京一家百货公司的资料,他们的“外商”销售额,占到了营业额的10%左右。

当然,日本的实体店也面临着四大挑战:一是日本出生率低下,消费人口出现减少;二是越来越多的人崇尚简约,消费欲望下降;三是电商的发展,冲击实体店市场份额;四是日本政府开始实施严格的限制加班的政策,使得劳动力出现短缺。在这四大挑战的冲击下,位于地方城市的一些百货店也出现关闭现象,7.11和罗森、全家在未来几年内,都将计划关闭数千家不盈利的店铺,同时降低加盟费,留住尚能继续经营的店家。

“过度科技”会让实体店倒闭

我对“智慧商业”、“数字零售”是有想法的,零售业不能“过度科技”,你花了那么多的钱搞大数据,分析每一位顾客的嗜好,她喜欢什么,就给她推荐什么,其实每一位消费者,都有尝鲜的心理,不会天天吃同样的菜,也不会经常买一样的衣服。我今天也问了几家零售企业的老总:“你们搞了大数据,营业额增加了吗?”他们笑笑,或许他们搞大数据还没有搞彻底,搞彻底了,也会获利。

刚才还有一位嘉宾,介绍他们使用人脸识别技术,框定每一位进店的顾客。也就是说,当你进入这一家店时,安装在店里的人脸识别系统就跟踪你,然后给你建档,你来了几次,买了什么东西,价格是多少,叫什么名字,信用卡或微信支付宝ID是多少,手机号码是哪一个,还录下你的视频,保存你的头像。

我听了之后,不是鼓掌,而是感觉到一种恐惧。

中午,我去会场外的展厅,参观了最新的零售业科技产品。货架上的细长商品条是一个液晶板,不仅能显示价格,而且还能播广告,很先进很新奇。一问价格,50厘米长、5厘米宽的液晶商品条,售价1000元人民币。如果一家超市的货架全部换成这样的液晶商品条,估计需要投资上千万元,本来很简单的一个价格表示牌,愣是被“科技化”,傻子都知道,进超市是买东西,不是盯着液晶商品条看你播广告。

我以上的话,可能很打击各位做“智慧商业”、“数字零售”伙伴们的积极性。其实,经营实体店最需要的是一张笑脸和向顾客提供高品质的商品,有了这两样东西,就会有回头客,有了回头客,就有了生意。做零售业,没那么复杂,过度科技,便是本末倒置。如何提高笑脸服务,增加顾客的消费体验,才是让实体店开得下去的根本。

(作者系亚洲通讯社社长)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静说日本”微信公众号,有删节

责编:任绍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2019-10-25 13:10

来源:第一财经

原标题:徐静波:日本实体店为何还能撑下去?

编者按:

10月17日,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在福州举行的中国国际智慧商业大会上,就日本的零售业现状和电商发展的问题,做了一次讲演,分析了实体店为何还能生存发展的原因,并对于中国零售业的“过度科技”,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以下是讲演记录整理稿:

从2018年开始,中国不少零售企业,包括各种商学院的MBA班到日本考察,考察什么呢?考察“新零售”。大家希望我上课,讲解日本“新零售”的发展经验。我于是跑去东京大学的经济学部,请教一位研究日本商业的教授,“什么是新零售?”他听了也是一头雾水。

后来我上百度查,发现“新零售”是这样解读的:企业以互联网为依托,通过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手段,对商品的生产、流通与销售过程进行升级改造,进而重塑业态结构与生态圈,并对线上服务、线下体验以及现代物流进行深度融合的零售新模式。

那位教授说:“日本商业还没有进化到这一步”。

日本零售业的科技创新比中国落后5年

所以,我现在站在这一个讲台上,感觉日本零售业的科技创新,至少比中国落后了5年,因为日本至今还是以传统的实体店为主。我要讲的是:日本的实体店为何还能撑下去?

日本是一个商业相当发达的国家,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发布的“2018全球250家大零售商”排行榜中,亚洲零售企业上榜的有64家,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地区上榜的共有15家,而日本上榜的有32家,占到亚洲地区上榜总数的50%。

日本传统的商业企业百货公司,大多拥有两三百年的历史。而日本的超市与购物中心、24小时便利店等业态,都是在上世纪60年代从美国学来,然后发展起来的,比我们中国早了30年。

1994年,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的百货公司在上海浦东开业,名称叫“上海第一八佰伴”,是上海第一百货公司与日本八佰伴集团合资。八佰伴集团总裁和田一夫将日本的百货公司的经营模式带入了中国,一楼全卖化妆品,而且百货公司里还开餐饮店。这种格局在当时的中国百货行业内是没有的。和田一夫改变了中国百货店的格局,让百货店不仅成为一个“买东西”的地方,也成了一个“吃东西”的地方。

在之后,日式超市“大荣”进入天津。再后来,日式购物中心“伊藤洋华堂”、“佳世客”(现改为“永旺”)进入北京、成都和广州、上海、青岛等城市。再后来,7.11、罗森、全家三大日本便利店进入中国市场。还有各种自动售货机也出现在中国市场。所以到现在,日本有的业态,中国都有。日本没有的业态,中国也有。

刚才我说了一句话,“日本零售业的科技创新,至少比中国落后了5年”,这是事实!一个亚洲商业的老师,被中国这一学生超越,一方面说明日本的商业没有迅速跟上IT时代的步伐,另一方面,也说明日本社会对于商业的“过度科技”,持一种谨慎甚至抵抗的态度。

为啥四分之三的日本人没有网购经历

我们来看一组数据,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的统计,2018年,日本社会零售总额为283万亿日元(约18.4万亿元人民币),但是网购,也就是电商在整个零售总额中的占比仅为6.2%,销售额为18万亿日元(约1.1万亿元人民币)。而我们中国在2018年,电商所占的社会零售总额比例已经达到19.8%。

还有一个数据,也比较有趣:日本家庭中有过网购经历的比例只有28%,有接近四分之三以上的日本人,一年时间里都没有在网上买过一件东西。

日本人既然不热衷于网购,那么他们买东西都去哪里呢?他们去三个地方:第一是超市,第二是百货公司,第三是商店街,商店街里汇聚了吃喝玩乐等各种店铺。也就是说,大家多数是去实体店。

为什么日本的电商市场做不到中国那样大、那样快呢?原因有这么几条:

第一,中国的电子商务可以通过去掉部分中间商来获得价格优势,从而进攻线下零售。但日本零售业经过多年的发展,中间环节很少,线下零售的效率非常高,线上线下几乎没有价格差。而且在实体店里购物,要支付10%消费税,而网购也同样需要支付10%消费税,钻不到消费税的空子。

第二,日本拥有大量的超市、购物中心、便利店、药妆店,而且十分普及。实体店的24小时综合服务模式,使得线下购物十分便捷。

第三,日本的实体店一直重视细节和体验的打造,人们更倾向于去线下购物。

无论你在日本的百货公司也好,去电器店也好,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摸的,所有东西都可以试,包括摄像机、相机、电脑,绝对不会在外面裹上一层透明塑料膜。

实体店经营的三条成功秘诀

我采访过日本着名的电器量贩店必酷的社长,他告诉我一个经营实体店的成功秘诀:第一,灯要亮、过道要宽,购物环境必须舒适;第二,所有商品都可以拿可以摸,购物体验要好;第三,厕所要多、要干净,让不想进店的人,也想进厕所。

我觉得,这三条,看似简单,但是,我逛了上海、北京的几家电器量贩店,都没有做到,甚至有的还省电,找不到厕所。

必酷店里的灯光如同白昼,就是要让你看着商品。厕所里都装了自动冲洗的马桶盖、还有空气清洁器,你到了店附近,就会想到去这家店里上厕所,上完厕所还有点时间,顺便逛一逛,总会看中一样东西,于是就产生了“厕所消费”。这种细节服务和商品体验,是电商们做不到的,电商只能提供优惠的价格和送货便捷,但是不能提供体验,而且你也会担心买到假货,或者真货与平台所展示的商品照片不一样。

政府要当好零售业的“老娘舅”

任何事物都会有两面性,火了电商,也会毁了商店;你说电商解决了多少万人的就业,也就意味着会导致多少万人的失业。所以,作为社会管理者的政府,在鼓励发展电商与维持住实体店经营之间,需要制定必要的平衡政策,包括禁止无序价格竞争与制定线上线下的税赋制度,政府要当好“老娘舅”。

新事物并不一定都是好事物,就像共享单车,它需要社会与市场的检证,在没有获得良好的检证结果之前,政府不要轻易表态,更不应该立即出台政策全力扶持推进。尤其是涉及到产业与民生的事情,一要依法,二要滞后。看看现有的法律允许不允许,要不要修改以适应新事物的诞生,增强依法执政、依法行政的观念;政策出台要滞后,就像重大活动的电视直播一样,要滞后几秒钟,看看中间有没有危机与差错。所以,我们常说“科学管理”,科学管理的核心是细节管理,细节出差错,就会出大问题。

日本实体店之所以在激烈的电商环境中还能生存下去,就是因为他们是动了脑筋下了功夫。

实体店要生存,日本还有三种经营模式加持,一是建地铁轻轨的综合购物体。京都车站就是一个典型,伊势丹百货公司就建在车站里,必酷电器量贩店就进驻在车站的连体建筑中。为啥要建“车站购物综合商业中心”?因为有人流,一天进出几十万人,有10%的人进店逛逛,实体店日子就好过。

另外一个,就是百货公司的地下食品超市。日本百货公司大都有地下食品超市,主要卖熟食和高档食品。当你逛完百货店,要回家去的时候,到地下食品超市里去逛一圈,买一点熟食回家慢慢品酒。

再一个就是“VIP销售模式”,日本各大百货公司把它称为“外商”。外商是针对富裕消费者人群的,把国内外顶级的消费品、限量版的东西收集起来,印成精美的画册,然后寄给VIP客户。当VIP客户来联系,表示对某一件商品感兴趣时,外商员会立即携带商品登门拜访,客人满意的话,当场刷卡。大型商品,譬如像家电、家具等,则上门说明,日后专车送货上门。我看了东京一家百货公司的资料,他们的“外商”销售额,占到了营业额的10%左右。

当然,日本的实体店也面临着四大挑战:一是日本出生率低下,消费人口出现减少;二是越来越多的人崇尚简约,消费欲望下降;三是电商的发展,冲击实体店市场份额;四是日本政府开始实施严格的限制加班的政策,使得劳动力出现短缺。在这四大挑战的冲击下,位于地方城市的一些百货店也出现关闭现象,7.11和罗森、全家在未来几年内,都将计划关闭数千家不盈利的店铺,同时降低加盟费,留住尚能继续经营的店家。

“过度科技”会让实体店倒闭

我对“智慧商业”、“数字零售”是有想法的,零售业不能“过度科技”,你花了那么多的钱搞大数据,分析每一位顾客的嗜好,她喜欢什么,就给她推荐什么,其实每一位消费者,都有尝鲜的心理,不会天天吃同样的菜,也不会经常买一样的衣服。我今天也问了几家零售企业的老总:“你们搞了大数据,营业额增加了吗?”他们笑笑,或许他们搞大数据还没有搞彻底,搞彻底了,也会获利。

刚才还有一位嘉宾,介绍他们使用人脸识别技术,框定每一位进店的顾客。也就是说,当你进入这一家店时,安装在店里的人脸识别系统就跟踪你,然后给你建档,你来了几次,买了什么东西,价格是多少,叫什么名字,信用卡或微信支付宝ID是多少,手机号码是哪一个,还录下你的视频,保存你的头像。

我听了之后,不是鼓掌,而是感觉到一种恐惧。

中午,我去会场外的展厅,参观了最新的零售业科技产品。货架上的细长商品条是一个液晶板,不仅能显示价格,而且还能播广告,很先进很新奇。一问价格,50厘米长、5厘米宽的液晶商品条,售价1000元人民币。如果一家超市的货架全部换成这样的液晶商品条,估计需要投资上千万元,本来很简单的一个价格表示牌,愣是被“科技化”,傻子都知道,进超市是买东西,不是盯着液晶商品条看你播广告。

我以上的话,可能很打击各位做“智慧商业”、“数字零售”伙伴们的积极性。其实,经营实体店最需要的是一张笑脸和向顾客提供高品质的商品,有了这两样东西,就会有回头客,有了回头客,就有了生意。做零售业,没那么复杂,过度科技,便是本末倒置。如何提高笑脸服务,增加顾客的消费体验,才是让实体店开得下去的根本。

(作者系亚洲通讯社社长)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静说日本”微信公众号,有删节

责编:任绍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日本

实体店

中国

零售业

亚洲通讯社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