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报》?头条点赞成都:城乡教育一体化的“成都样本”


2019-10-22 12:新时期教育

城乡教育一体化对于促进教育公平和社会公平具有重要意义 在推进城乡教育一体化的过程中,各地因地制宜,努力探索。 2009年4月,位于中国西部的成都成为唯一由部委、省市联合建设和协调的城乡教育综合改革试验区。

2009年11月10日,《中国教育日报》详细报道了成都统筹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的经验和成就。通过生动的案例和详细的数据,展示了成都不断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经验和措施,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巨大反响。

现在,10年后,面对大众对多元化、高质量教育的新期待,面对产业转型升级和城市转型发展的人才培养新标准,成都在统筹城乡一体化发展的“2.0时代”实践了“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将重心转移到“全球高质量”、“高水平均衡”,跃上“成都优质教育” 近日,《中国教育新闻》记者重访成都,探索“全面成都”视野下的成都教育发展足迹

全市有“象棋比赛”,全世界有“地图”

科学的布局规划,重塑教育空

龙泉山桃花盛开

青龙湖白鹭飞舞

在成都东郊乘地铁赏花赏鸟是成都居民近年来最受欢迎的活动之一。

对位于青龙湖的青龙湖小学的连续跟踪采访表明,学校每年都是一样的。“过去,这里阳光明媚,尘土飞扬,而在雨天,这里却泥泞不堪。现在是四个不同的时代,校园比花园好。”

廖萧蔷校长告诉记者,依托独特的环境,学校开展了以“生态文明”为主题的校园文化和校本课程建设。农村学校,曾经遥远而陌生,终于“有了转机”,并在中国各级生态教育论坛上代表四川中小学多次分享了他们的经验。教育理念和教学方法处于发展的前沿,已成为许多城市学校参观和学习的典范。

农村学校并不是唯一发生巨大变化的学校

“着名的总理庙在哪里,在丝绸之城附近的一片深深的松林里”

“窗外有数千来自西陵的秋雪,门停泊在吴栋万里船上”

“万里桥以西的一座茅草屋,花池波涛汹涌”……

记者从成都洪专西路小学走出100米。沿着成都的母亲河锦江,是一条绵延100多公里的河边绿道,连接武侯祠、万里桥、百花滩和杜甫草堂等分散的文化圣地。

“每一步都是一个美丽的场景,充满了历史和典故 洪钟溪小学将语文、科技和劳动实践课的相关部分纳入绿道,让学生零距离接触自然和人文之美。

根据建设“公园城市”的总体规划,成都近年来已建成近3000公里不同等级的绿道。这些绿色的“毛细血管”连接着青年素质的发展和科普实践基地等诸多因素。

过去,城市学校空间狭小,环境有限。如今,依托绿道开发的特殊课程“绿道研究”和社会实践活动为学校提供了丰富的教材,开辟了广阔的发展空间空

绿道不仅是一条“绿色之路”,也是提高学生综合素质的“大学校”和“大教室”。

城乡学校的变化不仅是成都教育发展的缩影,也反映了成都市空模式的历史性变化

2000多年前,蜀寿李兵开辟都江堰,将龙门山和龙泉山之间的川西坝子改造成“水旱相依,饥荒未知”的“丰饶之地”,并确立了现代成都城市发展的基本格局

今天,成都的人口正以每年50万的速度激增,并已发展成为一个拥有2100多万实际人口的特大城市。川西坝子,一座两山一城的城市,已经人满为患。

从教育领域来看,“城镇拥挤”和教育公共服务跟不上的问题亟待解决。 据估计,根据目前成都市常住人口的年均增长率,每年需要净增7万度以上。

打破“城市街区”和“教育挤压”的关键在于打破城市的原有模式空

去年通过的《成都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5年)》描绘了“一颗心、两翼、一个区域、三个轴和多个中心”的宏伟蓝图 今天,成都的城市发展正向东越过龙泉山,并在东部开辟新的区域。龙泉山已成为一个新的“市中心”,而“两山一城”已成为“一山两翼”

教育作为“最大的生计项目”,具有根本性、开拓性和整体性的作用。为支持城市发展,成都坚持“城市更新,教育跟进,产业布局与教育相匹配”,率先科学调整中小学幼儿园布局规划,适应城市空

2017年以来,成都市教育局会同市规划局开始修订教育设施专项规划,修订编制《成都市普通中小学、幼儿园(公办)布局规划(年)》,覆盖全市22个区(市)县,统一编制要求和技术标准,真正做到“全市一盘棋,全球一张地图”,共同打造“成都优质教育”

2019年6月28日,全市教育会议为成都教育改革和发展制定了重大规划。 教育会议后,市委、市政府围绕新时期“三步走”的战略目标,提出了成都教育的“三步走”目标:“到2022年,初步建成与国家中心城市相匹配的现代化教育强市;到2035年,教育将全面现代化,建成在欧亚地区具有重要地位的国际化教育高地。到本世纪中叶,它将成为世界闻名的教育城市。

《意见》还明确表示,有必要通过“新优质学校”培养和目标出勤率等政策支持青龙湖小学等大量农村学校。开展素质教育和“一校一品一校一景”的学校文化建设,促进农村教育特色和内涵的发展。

优秀的城市和美丽的乡村是新理念下的新目标 未来,按照城市发展的多中心、组团布局,以“15分钟”为半径,一幅人人都能享受素质教育的“美丽画卷”正在慢慢展开。

聚焦“全区”,聚焦“县域”

以“基本平衡”为基础,推进“优质平衡”的实现

2017年,成都市十三大提出了“东扩、南扩、西控、北改、中优”城市间的发展战略空

从描述文字不难看出,东、南向是城市扩张的重点,而西向是龙门山水源保护区和都江堰灌区,都江堰灌区是成都市重点控制发展强度的生态保护区。

浦江县位于“西控”地区,是一个丘陵地带的农业县。其国内生产总值不到成都的1%,财政可支配收入不到10亿元。 这样一个生态功能区并没有因为其财政状况而影响教育投资。

县教育局局长杨忠云在浦江县接受采访时向记者指出,近两年来,浦江县农村中小学教育设备升级总资金为9934万元,环境改造资金为200万元,体育场改造总资金为3395万元.投资水平并不比其他地区差。

教育繁荣,城市繁荣 如果县域繁荣,整个地区也繁荣。 根据这一思路,成都市要求区(市)县政府完善“扶弱保底”的教育投资保障体系和“城乡统一、以县为本”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同时,成都市要求教育建设项目和资金优先考虑学位严重短缺和学校薄弱地区的需求。

城乡教育一体化是一个动态发展过程,资源配置也应保持动态 在政策制定和实施过程中,成都充分运用了“统筹规划”的理念和方法,形成了“向中心城区倾斜、向郊区县倾斜、向郊区县倾斜”的思路

一方面,项目资金由“动态倾斜”系统共享和支持。 例如,总投资超过40亿元的城乡中小学三年标准化建设和升级项目,将分别在中心、郊区和远郊进行100%、70%(或60%)和30%(或20%),其余由市级承担。 以近年来浦江县的教育投资为例。投入3395万元用于体育场地重建的资金由市县按照7: 3的比例分摊。 200万元的环境改造资金将由市级承担。

另一方面,制定了《成都市中小学校(含幼儿园、中等职业学校)生均公用经费财政拨款标准》,建立了学生人均公共资金标准的动态调整机制,农村教育投资不断增加。

成都市每两年动态调整义务教育学生人均公共经费标准,实行市县两级联合保障机制。学生人均公用经费高于国家标准的部分,由中心城区承担各区所需经费。郊区所需资金由市、区按3: 7的比例分担。远郊区县(市)所需资金由市、县(市)按6: 4的比例分担。“5.12”汶川地震4个受灾最重县所需资金由市、县(市)按8: 2的比例分担 义务教育阶段特殊教育学校人均公共资金标准也建立了逐年调整和增加的制度。

实用灵活的系统设计“让钱花在刀刃上”,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 成都正在创造一个“生态循环”的良性循环。无论是郊区、远郊,还是任何级别的学校,都可以得到发展的需要。生来就充满生机和活力。

教育因城市而繁荣,城市因教育而繁荣。

教育已经成为城市发展的不竭动力。

大学办“小学”,小学办“大学”,是成都不断扩大优质教育资源,“把好学校建在群众门口”的重要举措

近年来,成都市通过名校集团发展、学校结对帮扶、委托管理以及“新优质学校”培育等多种方法扩大优质资源,取得显着成效,同时也一定程度面临“同质化”“单一化”的问题,急需进一步创新优质教育资源供给方法和路径。

放眼成都的教育版图,64所在蓉高校,无疑是一座拓展优质教育资源的“富矿”。

于成都而言,依托高校资源加快培育和打造一批环高校的高水平基础教育学校,符合城市发展格局要求。64所在蓉高校区域分布显示,位于成都近远郊的龙泉驿区、温江区、郫都区、双流区、新津县高校布点占比达到62.3%。

2018年,成都市政府办公厅印发 《关于推进校地共建高校附属学校的指导意见》 ,鼓励和支持高校依托高校学科优势和专业优势,培育共建附属学校的优势学科,形成学科教学特色。

目前,成都武侯区、成华区与川大、电子科大分别就4所附属学校形成了新的共建策略,双流区、龙泉驿区、新都区等三地与驻地的成都信息工程大学、四川师范大学、成都大学、西南石油大学等4所高校加强合作、建立机制,实现环高校的从学前到普通高中教育的共建共享,初步探索了环高校基础教育发展生态圈的雏形和不同构建模式。

按照规划,到2020年,成都市还将通过校地共建、校校共建的方式,新办15-20所高校附属学校。

满足人民群众对更高层次更优质量教育的需求,是打造“环高校基础教育发展生态圈”的“原动力”,更是优质教育资源不断“扩容”,打造“优教成都”的初心。

为了这颗“初心”,成都不断发力:

坚守“城市发展为人民”的初心,践行新发展理念,成都教育发展的品位越来越高,路子越走越宽。

信息来源于中国教育报

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及时删除。

看知识视频、下学习资料、读教育资讯、找机构、请家教、上“学乐帮” APP

各大应用市场搜索“学乐帮”即可下载

城乡教育一体化对于促进教育公平和社会公平都具有重大意义。在促进城乡教育一体化的过程中,各地因地制宜进行了努力探索。2009年4月,地处西部的成都成为全国唯一的部、省、市共建统筹城乡教育综合改革试验区。

2009年11月10日,中国教育报浓墨重彩地报道了成都市统筹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的经验和成果,通过鲜活的案例和翔实的数据,展现了成都市持续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经验举措,在全国引起了很大反响。

如今,10年过去,面对老百姓对教育多样化、优质化的新期待,面对产业转型升级和城市转型发展对人才培养的新标准,在统筹城乡一体化发展“2.0时代”,成都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把发力点转向“全域优质”“高位均衡”,朝着“优教成都”跃进。近日,中国教育报记者重访成都,探寻成都教育在“全域成都”视野下的发展足迹。

全市“一盘棋”,全域“一张图”

科学布局规划,重塑教育空间格局

龙泉山上桃花开,

青龙湖畔白鹭飞。

坐着地铁去成都东郊赏花观鸟,是近几年成都市民最热衷的一项活动。

连续跟踪采访坐落于青龙湖畔的青龙湖小学,就会发现学校一年一个样,“过去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脚泥,现在是四时景不同,校园胜花园”。

校长廖小强告诉记者,学校依托得天独厚的环境,开展以“生态文明”为主题的校园文化和校本课程建设,曾经位置偏远、名不见经传的乡村学校终于“打了个翻身仗”,多次代表四川中小学到国内各种层次的生态教育论坛上做经验分享,教育理念和教学手段走在了发展前沿,成了不少城市学校争相参观学习的样板。

发生巨变的不只是乡村学校。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万里桥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沧浪”……

记者从成都市红专西路小学出门100米,沿着成都的母亲河锦江,就是一条绵延一百多公里的沿江绿道,串连起武侯祠、万里桥、百花潭、杜甫草堂等星罗棋布的人文圣地。

“每走一步都是美景,都有历史和典故。”红专西路小学把语文课、科技课、劳动实践课的相关部分,都放到了绿道,让学生零距离接触自然、人文之美。

按照建设“公园城市”的总体规划,近年来,成都已建成不同等级的城市绿道近三千公里,这些绿色的“毛细血管”,串起青少年素质拓展、科普实践基地等诸多要素。

过去,城市学校场地狭小、环境受限,如今,依托绿道开展起来的特色课程、“绿道研学”、社会实践活动,为学校提供了丰富的教育素材,开辟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绿道不仅仅是“一条绿色的道路”,更让城市变成提升学生综合素质的“大学校”“大课堂”。

城乡学校的变化,既是成都教育发展的缩影,更投射出成都城市空间格局的历史性巨变。

2000多年前,蜀守李冰开都江堰,让龙门山脉与龙泉山脉之间的川西坝子,变成“水旱从人,不知饥馑”的“天府之国”,也将现代成都城市发展的基本格局固定了下来。

今天,成都人口以每年50万的速度剧增,已经发展成为实际人口超2100万的特大城市,“两山夹一城”的川西坝子已经变得拥挤不堪。

反映在教育领域,“城镇挤”、教育公共服务跟不上的问题亟待破解。据测算,按照目前成都常住人口的年均增长速度,每年需要净增学位超过7万个。

破解“城市堵”“教育挤”的关键,在于打破原有的城市空间格局。

去年通过的 《成都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5年)》 描绘了“一心两翼一区三轴多中心”的宏伟蓝图。如今,成都城市发展正向东翻越龙泉山,开拓东部新区,龙泉山变成新的“城市中心”,“两山夹一城”变成“一山连两翼”。

教育作为“最大的民生工程”,具有基础性、先导性、全局性作用,为支撑城市发展,成都市坚持“城市更新到哪里、教育就跟进到哪里,产业布局到哪里,教育就配套到哪里”,率先科学调整中小学、幼儿园布局规划,以适应城市空间布局调整。

2017年以来,成都市教育局会同市规划局启动了教育设施专项规划修编工作,修订编制了 《成都市普通中小学、幼儿园(公办)布局规划(年)》 ,涵盖全市22个区(市)县,并统一了编制要求和技术标准,真正做到“全市一盘棋、全域一张图”,共同打造“优教成都”。

2019年6月28日,全市教育大会作出了成都教育改革发展的重大部署。教育大会后,市委、市政府围绕新时代成都“三步走”战略目标,提出了成都教育“三步走”目标:

到2022年,初步建成与国家中心城市相匹配的现代化教育强市;到2035年,全面实现教育现代化,建成泛欧亚有重要地位的国际化教育高地;到本世纪中叶,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教育名城。

《意见》 还明确了要通过“新优质学校”培育、指标到校生等政策倾斜和扶持,重点支持一大批像青龙湖小学这样的乡村学校,开展素质教育和“一校一品、一校一景”学校文化建设,推动乡村教育特色、内涵发展。

城市优,乡村美,是新理念下的新目标。未来,根据城市发展多中心、组团式布局,以“15分钟”为半径,人人都能享受优质教育的“美丽画卷”正徐徐展开。

着眼“全域”,着力“县域”

以“基本均衡”为基础,推动实现“优质均衡”

2017年,成都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提出“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城市空间发展战略。

从描述的字眼中不难看出,东、南方向是城市拓展的重点,而西向是龙门山水源涵养地和都江堰灌区,是成都着力控制开发强度的生态涵养区。

位于“西控”区域的蒲江县,是以丘陵地形为主的农业县,全县国内生产总值不到成都的1%,财政可支配收入不足10亿元。就是这样一个生态功能区,并没有因为财政状况,影响教育投入。

在蒲江县采访时,县教育局局长杨忠云掰着指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近两年蒲江县农村中小学标准化提升工程中,全县教育装备提升总资金9934万元、环境改造资金200万元、运动场改造共投入资金3395万元……投入水平并不比其他区域差。

教育兴,城市兴。县域兴,则全域兴。根据这样的思路,成都市要求区(市)县政府健全“扶弱保底”教育投入保障制度和“城乡统一、以县为主”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同时要求教育建设项目和资金优先保障学位严重不足地区和薄弱学校需要。

城乡教育一体化是一个动态发展过程,资源配置也应保持动态。成都市在政策制定和实施过程中,充分运用“统筹”的思路和方法,形成了“中心城区给政策、近郊区县给补贴、远郊区县给倾斜”的思路。

一方面,项目经费实行分担和支持的“动态倾斜”制度。例如,为期3年、总投入40多亿元的城乡中小学标准化建设提升工程,中心城区、近郊、远郊分别承担100%、70%(或60%)和30%(或20%),其余由市级承担。以近年来蒲江县的教育投入经费为例,运动场改造投入的3395万元资金,按照市县7∶3比例分担。而环境改造的200万元资金,全由市级承担。

另一方面,制定 《成都市中小学校(含幼儿园、中等职业学校)生均公用经费财政拨款标准》 ,建立生均公用经费标准动态调整机制,不断加大农村教育投入。

在成都,义务教育生均公用经费标准每两年就会有一次动态调整,并且实行市县两级共同保障机制,对生均公用经费高于国家规定标准的部分,中心城区所需资金由各区自行承担,近郊区所需资金,按市、区3∶7比例分担,远郊县(市)所需资金按市、县(市)6∶4比例分担,“512”汶川大地震4个重灾区县所需资金按市、县(市)8∶2比例分担。对于义务教育阶段特殊教育学校生均公用经费标准,也建立了逐年调整增加制度。

务实而灵活的制度设计,“让钱花在了刀刃上”,实现了资源的最优配置。成都正营造着一个良性循环的“生态圈”,不管近郊、远郊,不论什么层次的学校,都能得到发展所需,迸发出生机与活力。

教育因城市而兴,城市因教育而强

教育成为助推城市发展的不竭动力

在大学中办“小学”,在小学里办“大学”,是成都市不断扩大优质教育资源、“把好学校建到群众家门口”的一项重要举措。

近年来,成都市通过名校集团发展、学校结对帮扶、委托管理以及“新优质学校”培育等多种方法扩大优质资源,取得显着成效,同时也一定程度面临“同质化”“单一化”的问题,急需进一步创新优质教育资源供给方法和路径。

放眼成都的教育版图,64所在蓉高校,无疑是一座拓展优质教育资源的“富矿”。

于成都而言,依托高校资源加快培育和打造一批环高校的高水平基础教育学校,符合城市发展格局要求。64所在蓉高校区域分布显示,位于成都近远郊的龙泉驿区、温江区、郫都区、双流区、新津县高校布点占比达到62.3%。

2018年,成都市政府办公厅印发 《关于推进校地共建高校附属学校的指导意见》 ,鼓励和支持高校依托高校学科优势和专业优势,培育共建附属学校的优势学科,形成学科教学特色。

目前,成都武侯区、成华区与川大、电子科大分别就4所附属学校形成了新的共建策略,双流区、龙泉驿区、新都区等三地与驻地的成都信息工程大学、四川师范大学、成都大学、西南石油大学等4所高校加强合作、建立机制,实现环高校的从学前到普通高中教育的共建共享,初步探索了环高校基础教育发展生态圈的雏形和不同构建模式。

按照规划,到2020年,成都市还将通过校地共建、校校共建的方式,新办15-20所高校附属学校。

满足人民群众对更高层次更优质量教育的需求,是打造“环高校基础教育发展生态圈”的“原动力”,更是优质教育资源不断“扩容”,打造“优教成都”的初心。

为了这颗“初心”,成都不断发力:

坚守“城市发展为人民”的初心,践行新发展理念,成都教育发展的品位越来越高,路子越走越宽。

信息来源于中国教育报

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及时删除。

看知识视频、下学习资料、读教育资讯、找机构、请家教、上“学乐帮” APP

各大应用市场搜索“学乐帮”即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