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评论:民进党败选检讨简直和鸵鸟无异


台湾《中国时报》社论第二版,原标题《民进党何妨听取不同的声音》,全文摘录如下:

蔡英文关于选举失败的言论不仅在台湾赢得了广泛的认可,甚至在大陆引起了“深远的反响”,成为台湾民主的象征。然而,在蔡英文的完美表现之后,民进党市议员抵制企业家王雪红的宏达品牌手机,并在过去两天拒绝在台湾见到美国协会主席薄瑞光。这一时期暴露出的受害和封闭的心态可以说对最大反对党的未来发展是有害的。

选举后,台湾政府和反对党立即开始第二轮竞争。马来西亚政府以极大的热情启动了“新内阁”,并开始完成黄金十年蓝图。然而,国民党或马来西亚政府不可能单独行动。不久,当陈水扁的“内阁”面对新的“议会”时,民进党将浮出水面,在“议会”的监督中发挥重要作用。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政府和疯狂的政党会爆发出什么样的火花?这是大师级的把戏吗?还是学者遇见了士兵?如果陈的“内阁”没有喘息的空间,它必须立即开始。同样,民主进步党的精英不能一出现就无组织。归根结底,民进党的彻底反省和检讨也是重中之重。

因此,民进党中央委员会最近对落选的检讨尤其令人震惊。据报道,民进党中央委员会提出了两个落选的原因。首先,前亚洲电信协会主任道格拉斯帕尔在选举前公开支持影响选举的“1992年共识”。第二,在投票日报告了异常计费操作。

首先,关于计费操作的异常,考虑到台湾公务员的素质和培训,任何人试图在计费过程中大规模作弊并获得数十万张选票都是不可思议的。如果民进党提出这样的“检讨”,无异于鸵鸟。

对投票的指控令人愤慨,但民进党在其失败报告中对美国政府的偏好有着特殊的复杂性。事实上,在选举期间,数十名重量级企业家跳出了“1992年共识”。民进党中央政府仅指责美国。蔡英文甚至拒绝会见来访的薄瑞光。只能说民进党认为“外交”一直跟随美国老大哥的领导,但得到了这样的回报。“我会感觉到我的心向着明月,但是明月照在沟里”,我的感觉受到了伤害。

然而,蔡英文或民进党在指责美国之前应该三思。他们对美国的看法和期望总是错误的。蔡英文曾在ECFA辩论中批评马来西亚政府的“向中心倾斜”政策可能会改变亚太地区的战略结构。这意味着美中关系是零和游戏,台湾离中国大陆太近,这不是美国和日本所喜欢的。然而,美国甚至日本在选举期间的表现表明,美中关系是竞争性和合作性的,而不是零和的争端。两岸关系紧张,不受美国欢迎。事实上,维基解密透露,历任美国信息技术协会理事已经向民进党发出了这样的信息。民进党,无论有意还是无意,都为误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更重要的是,不管民进党有多重视美国,正如薄瑞光所说,美国人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最终台湾人民做出的选择是最终的。民进党可以指责美国和王雪红、郭台铭等企业家。然而,美国人没有投票权,企业家最多只有一人一票。为什么民进党不能很好地理解为什么这些支持1992年共识的声音能够说服选民?

对政治家来说,选举的输赢与赢家通吃的零和竞争没有什么不同,但对选民来说,实际上是在选择一个可行的发展方向。因此,任何竞选团队提出的“治国方略”都必须包含正确的现状,才能制定出务实的药方。民进党最大的问题是,虽然他们在这次选举中没有谈及“统一与独立”,但没有“统一与独立”的框架,他们是无法参加选举的。当民进党统一马来西亚政府,而1992年共识将损害“主权”时,它实际上更远离公众舆论。这是因为“统一独立”一直是台湾选民的问题,台湾的“主权”没有受到伤害的危险。他们担心台湾如何不被边缘化,如何在亚太地区的全球化和竞争中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民进党对当前形势的错误解释肯定不会导致正确的诊断。

输掉选举当然是一次痛苦的经历,尤其是民进党对选举的厚望。然而,正如我们常说的,一个快乐的日子就足以赢得选举。同样,一个悲伤的日子就足以输掉选举。一个务实的政党在赢得未来的选举之前,会诚实地检讨选举失败的原因。然而,自己的回顾只是第一步。民进党有必要站出来理解不同的声音。正如蔡英文曾在选举中承诺的那样,如果她赢得选举,她将组建一个大联盟“内阁”,以容纳不同的声音。这样的承诺不应该因为选举失败而失效。

不支持民进党并不意味着这些人“把台湾卖给中国”。如果民进党想再次站起来,为什么不先听听不同的声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