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星级”特供病房是“权力变现”的副产品


“总造价4.8亿元,顶级国际进口设备,副厅(局)级以上的领导干部可以搬进来”……昨天,腾讯微博上一组关于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豪华干部病房的照片非常受欢迎。照片中展示的奢华装饰令人震惊。对此,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的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证实:“病房主要面向地方局级以上干部。不符合条件的人不应被允许。”然而,党办主任谭说,网民关于干部病房“花费4.8亿英镑”的说法是不真实的。(《重庆商报》年10月20日)

感谢网络的便利,让我们得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干部病房的详细信息。搜狐健康频道突然发现干部病房实际上是在1985年成立的,负责全省领导干部和长春机构副厅(局)以上的直属单位的医疗保健工作。据资料显示,干部病房经过10多年的发展和完善,现拥有医生34名,护士71名,副高职称以上30%,病床120张,固定客户2000名。

事实上,从这里看,无论花费多少,吉林大学第一医院都配备了豪华的专科病房,基本上只为局级以上干部服务。在医疗资源仍然匮乏的时候,这种特殊供应病房挤走了公众渴望的资源,这无疑使人们感到不满。然而,面对记者的提问,吉林大学第一医院院长谭先生只说“费用是4.8亿”是不真实的,但拒绝回答费用是多少、病房费用是多少等情况。当情况紧急时,他只是挂了电话来回答问题。

医院在回答询问时的态度不禁让人怀疑:纳税人辛苦挣来的钱花在这么豪华的特殊供应病房上了多少?“八星”特别供应病房里藏着多少奉承的权力?

如今,在医院建立特殊供应病房已不再是新闻。今年4月,中国新闻网报道称,郑州市人民医院对领导人长期休养休闲的豪华病房有特殊需求,还设有秘书室(陪护室)。其中,顶层的贵宾室装饰得像酒店一样豪华。如果没有这些病人,即使资源长期闲置,普通人也负担不起住在那里的费用。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豪华专科病房的增多恰恰证明了现实中的某种需要。一方面,一些公职人员试图凭借其权力任意谋取私利。作为公立医院的院长,为了他们的未来或利益,他们也与政府官员合得来,利用特殊的供应病房向上奉承,培养人的感情,交换利润。另一方面,一些官员早就习惯了奢侈的享受,即使他们生病住院。在没有对财政支出进行有效监管的情况下,为享受财政而消费特殊服务无疑成为权力实现的副产品。

在“阶级分裂”感持续存在的时候,“八星”特别供应病房无疑加剧了公众的失落感。愤怒过后,我们期待更负责任的解释和责任:谁来支付特殊供应病房的费用?谁在强迫医院如此等级森严?谁是拥有属于公众的权利的谄媚者?我们亦希望能改善系统设计,完全取消为电力服务的特别供应病房,从而转移更多医疗资源为市民服务。(于海军)

责任编辑:hdwmn_c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