芗城一男子酒后骑车摔死同饮者被告


10月23日,Minnan.com和两个朋友喝酒后,江骑自行车回家。他不想在事故中当场死亡。江的家人起诉了两个一起喝酒的朋友,索要40万元。昨天,经过襄城法院的调解,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两位朋友自愿赔偿姜家一万元。

2月25日下午5点左右,江邀请他的朋友叶到高家喝酒。江支付小吃和饮料的费用。喝酒的那天晚上大约8点,江独自骑车回家。当他到达村道入口时,自行车掉头沿着路边的沟跑了下去。江的头撞到一块石头上,当场死亡。交警认为他负有全部责任。后来,证实姜瑜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11.30毫克/毫升。江的家人将高和叶告上法庭,声称他们没有劝阻江和江一起喝酒,也没有在江喝醉后阻止他骑车回家。因此,他们应该对姜瑜的死承担一定的责任,并要求法院下令双方共同赔偿共计40万元的各种损失。

法院认为江生前是一个完全有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他付了食物和饮料的钱,和朋友们聚在一起,然后在喝醉的时候骑到沟里等死。两名被告对姜瑜的死亡没有任何过错。然而,作为共同饮酒者,他们没有在合理的范围内履行提醒义务。从他们良好的照顾和公平的责任出发,他们应该给江的亲属适当的经济补偿。经过调解,高和叶分别赔偿了蒋家5000元。

□律师声明

一起饮酒未能提醒及其他义务

福建恒平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彦宏表示,近年来,在常见的醉酒死亡事件中,死者家属起诉酒类组织者和其他饮酒者。这些案例通常是酒精中毒死亡、酒后溺水、酒后驾驶导致的其他疾病死亡、酒后驾驶导致的事故死亡等。她认为,有关各方,作为成年人,应该预见过度饮酒的危害,应该对醉酒死亡的严重后果承担主要责任,但恶意劝诫饮酒者的人除外。

虽然当事人、组织者和饮酒者的死亡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但他与他人同桌饮酒后,识别和控制的能力减弱,他随后的行为与同桌饮酒者有特定的权利和义务关系。同桌饮酒者应履行适当合理的提醒、注意和护理义务。如果不能采取有效的方法和手段加以防范,就应该从公平原则的角度承担一定程度的赔偿责任。这种赔偿责任只是补偿性的,按责任比例承担,而事故当事人有一定的主观过错,应承担大部分责任。

例如,酒后,喝酒的伙伴或宴会组织者把喝醉的聚会送回家只有一半,第二天发现聚会淹死了。在这种情况下,饮酒者和组织者应预见当事人可能处于不安全状态,并应护送或通知当事人的亲属将当事人送回家。但是,他们没有履行及时援助的义务,应该根据公平原则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曾炳光、记者陈福来、记者林小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