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奔腾案金燕:丈夫去世后被推选董事长才知有对赌协议


中新网1月9日电-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严敬担心提起诉讼。

殷鉴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天津)有限公司近日将严敬告上法庭。法院首先裁定,严敬需要向殷鉴文化支付高达2亿元的债务。目前,严敬已向北京高等法院提起上诉。

殷鉴文化与严敬之间的债务纠纷实际上来自严敬的丈夫北京小马奔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前董事长李明。2011年,小马奔腾完成了7.5亿元的融资,由殷鉴文化牵头。据悉,当时小马奔腾的实际控制人李萍、李莉和李明也与殷鉴文化签订了赌博协议,协议规定如果小马奔腾在2013年12月31日前未能上市,投资者殷鉴文化有权要求小马奔腾的任何一名实际控制人一次性购买殷鉴文化持有的小马奔腾的股权。

最终,小马奔腾在2013年12月31日之前没有实现首次公开募股。更不幸的是,2014年1月2日,公司创始人李明因突发心肌梗死去世,享年47岁。李明的妻子严敬今天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她是在丈夫去世后才得知赌博协议的:“我丈夫去世后,我被选为董事会主席。下班后,我们的同事一点一点地告诉我。直到2014年3月和4月,我才看到赌博协议。看到这之后,我很害怕,因为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我丈夫走了,我对公司的业务也很陌生,而且公司的业务也很复杂。我真的很害怕。”

严敬告诉记者,华润文化曾愿意以36亿元人民币收购小马奔腾,但由于殷鉴文化的反对,此事告吹。“当时,谈判过程和合同过程已经基本开始,我觉得我绝对有把握。然而,殷鉴文化对价格并不满意,他们希望华润文化能按照原来的投资协议以42亿美元购买。华润觉得价格太高,事情变黄了。后来,我们联系了一些投资者,但也是因为价格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此后,严敬试图通过管理层收购让殷鉴文化和其他投资者退出,但后来她被迫退出公司,收购失败。严敬说:“我个人借了大约7.3亿元。我收到了三家公司的意向书,并召开了股东大会。我曾希望早期投资者以30亿元的价格撤出,但最终没有达成协议。提议提出十五天后,他们把我赶出去了。在我担任奔腾小马董事的十个月里,我一直在与殷鉴沟通,希望他们能安全撤离,但我的努力最终失败了。”

2016年3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裁定,李明的姐妹李莉、李萍和李明的遗孀严敬负责接管殷鉴文化在奔腾小马的股份,并向殷鉴文化支付6.35亿元的转让款。根据一审最新判决,严敬需要偿还2亿元。

公共信息表明,法院的判决是基于《婚姻法司法解释》(2)第24条的规定:在婚姻关系期间,对配偶一方以自己的名义产生的债务主张权利的债权人应被视为配偶双方的共同债务;如果丈夫或妻子中的一方死亡,幸存的一方应对婚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韦诺律师事务所首席律师杨兆权表示,从法律角度来看,法院裁定严敬应承担2亿元范围内的连带责任。没有问题:“殷鉴对小马奔腾的所有投资都用于正常的商业活动,而不是非法和犯罪活动。这种债权受法律保护。巨额债务也相当于巨额利润。如果这个赌注成功,公司上市,严敬也将从他与李明的婚姻和财产权关系中获得巨额利润。所以在输掉赌注后,我们也应该承担相应的损失,但这次损失实在太大了。”

严敬说,丈夫去世后,她的生活急转直下。她在北京的两处房产已经被查封,她只能和女儿、母亲一起租房子住。事实上,她丈夫的遗产只有一百万元。要求她支付两亿元真是不可接受。她说,“在法庭上,对方提出了夫妻管理的概念,说我也可以从管理中获益。我不同意这种说法。我国的司法制度以法律和事实为基础。我不明白,它怎么能基于假设,他怎么能假设如果我获利,我一定会获利?”

对此,韦诺律师事务所首席律师杨兆权指出,从司法实践的角度来看,上诉后严敬确实有可能被减刑,因为2亿元的债务超出了普通家庭的承受范围,这可能会使一个人陷入终身贫困的深渊。

杨兆权说:“如果严敬真的不知道,他不应该承担超过正常数额的债务。两亿元的债务超出了普通家庭的承受能力。即使她卖掉了所有的财产,也很难偿还。换句话说,由于丈夫的赌博行为,妻子可能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随时陷入失去基本生活条件的深渊。这种总债务可能会使一个人一辈子无法摆脱绝对贫困。”

目前,严敬是北京新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这是她离开小马奔腾后,带领原公司的一群人成立的企业。现在,由于殷鉴文化的诉讼,他在公司的股份也被冻结。

严敬说,妇女在婚姻中属于弱势群体。许多企业家的妻子没有参与公司的决策和管理,但却无缘无故地遭受丈夫错误决策的后果,也没有地方抱怨。关于《婚姻法》第24条的讨论最近也引起了密切关注。(记者赵可)

小马奔腾死亡法庭创始人严敬承担2亿债务

小马奔腾董事长李明突然去世;寡妇严敬背负2亿英镑债务

小马奔腾与殷鉴文化成为赌博失败资本的双刃剑

原标题:奔腾创始人的遗孀严敬被判赔偿两亿匹小马,他说“10,000人不同意”

责任编辑:朱慧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