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与日本“异常默契”


钓鱼岛事件持续燃烧以来,各方态度越来越明朗。在台湾,尽管有人批评才真旺姆全州缺乏扞卫渔业的勇气,但他在扞卫“领土主权”和国家荣誉感方面采取了坚定的立场。相反,一直谈论“爱台湾”的民进党对此极为冷漠,甚至在这个问题上处处表现出与日本“非同寻常的默契”。

今年8月,民进党提出了所谓的“和平解决钓鱼岛”五项原则:第一,和平解决;第二,避免冲突扩大。第三,台日“外交”优先;四、双方不应合作;五、马当局必须言行一致。此后,民进党一再建议台湾在处理钓鱼岛争端时应避免“主权”摩擦,重点放在“捕鱼权”上。与此同时,民进党一直在为《美日安保条约》唱赞歌。反过来,它批评才真旺姆-全州“不断与美日安全体系发生冲突,制造纠纷和麻烦”。

概括民进党的论点,核心其实是三点:台美日关系优先,双方不能联手,“捕鱼权”大于“主权”。

民进党的好意让日本人大称之为“深藏于心”,因为日本最害怕的是两岸在渔业保护问题上的联盟。最好用微薄的利润分而治之,分而治之。与钓鱼岛的“主权”相比,民进党一直渴望的所谓“捕鱼权”都是可以拿出来的筹码,只不过是微薄的利润。毕竟,从根本上说,“捕鱼权”是以“主权”为基础的。没有“主权”,就没有“捕鱼权”。台湾和日本已经就“捕鱼权”举行了16次谈判,但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这是因为台湾有些人只考虑“以主权换捕鱼权”,只注重眼前的实际利益。因此,台湾渔船的捕鱼活动日益受到日本的压制。

在刚刚结束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向台湾释放了“善意”,表示将重启历时三年的台日“捕鱼权”谈判,并在渔业发展领域开展合作。过去,台湾和日本的渔业相关问题是由双方官员讨论的。这一次,日本表现出“积极的态度”来提高会谈水平。台湾突然“受宠若惊”,并惊呼“突破”。

事实上,这是日本的两手策略。一方面,它呼应了民进党的声音,即“捕鱼权”大于“主权”。另一方面,它“分裂”了台湾海峡两岸,让台湾享受到一些好处,美化了台日关系的重要性。这实际上削弱了两岸共同努力保护渔业的潜在力量。

钓鱼岛主权关系到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这是一个对与错的问题。善与恶忠于恶。民进党必须清楚考虑中间利益。它绝不能因为片面的思想和一党的私人利益而成为历史和国家的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