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龙:2020年GDP保6是必要的 也是可能的


杨德龙2020年十大预测:财政政策将更加积极上证指数将上涨20%

。近日,a股市场迎来上证指数8连升,提振市场信心。从历史上看,8个连续的积极事件通常会带来牛市。根据a股市场连续8个积极事件的统计,连续8个积极事件后的市场趋势相对较强。这一次,已经实现了8个连续的积极事件。我们能摆脱这种强劲的趋势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周二,我提前公布了2020年“十大预测”,引起了市场的热烈讨论。当市场在2019年1月2日处于最低点时,我提出了2019年“十大预测”,明确指出上海证券交易所将回到3000点,大大提高了市场的信心。诚然,2019年的“十大预测”大多已经实现,所以许多投资者都在期待我对2020年的“十大预测”。

我在12月10日正式发布了2020年“十大预测”。市场反应非常热烈。我希望2020年上证综指能像我预期的那样实现20%的增长,这将带来结构性机遇。真正优秀的公司将再次创新高,经济将逐渐稳定。贸易谈判可以达成协议等等。这样,市场在2020年将有更多的赚钱机会,并可能给投资者带来更好的投资回报。

最近,关于是否在2020年保持6%的经济增长率有一场激烈的争论。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有必要停止6%的增长并保持稳定。然而,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保持6%既不必要也不可能,经济学家们意见不一。事实上,我认为这是正常的。我的观点是,在中国经济总量增长之后,经济增长的下降趋势是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目前,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已超过90万亿元。有了这么大的基数,保持8%以上的高增长率是不现实的。此外,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也发生了转变,从依赖投资和出口转向依赖消费和科技。从国内生产总值的角度来看,下一步的国内生产总值是一个正常现象。我们不仅要看经济增长的速度,还要看质量。事实上,经济一直在转型。消费已经超过投资和出口,成为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引擎。第三产业服务业也超越了第一产业农业和第二产业工业,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在对外贸易摩擦的背景下,我们应该做好自己的事情,牢牢记住这个词,不要让经济停滞不前。是否保护6实际上是一个象征意义。是否保护6取决于影响经济的内部和外部因素的演变以及反周期政策的效果。然而,为了防止经济停滞和稳定增长,我们很有必要解决发展中的问题。如果经济停滞不前,我们就很难实现转型升级。我曾经做过一个类比,就像骑自行车拐弯一样。我们的经济转型就像是一个转折点。如果自行车不能保持一定的速度,它就不能转弯甚至摔倒。因此,我认为保护6是必要的,但能否保存取决于实际效果。

我们不仅要看经济增长率,还要看经济转型的结果。实施大规模改革,不仅要稳定经济增长,还要进行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提高企业盈利能力和产品毛利率。这将事半功倍。对于一些不再满足经济需求并陷入衰退的行业来说,利润下降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应该更多地关注那些从经济转型中受益但仍有增长空间的行业。

12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11月份的财务数据。11月份的金融数据有所回升,表明反周期调整政策产生了效果。人民币贷款方面,11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39万亿元,同比增加1387亿元。但不同部门家庭贷款增加6831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2142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689亿元。非金融机构贷款

央行保持了合理和充足的流动性,没有出现洪水,这也为明年的货币政策宽松奠定了基础。事实上,当前的货币政策不仅要保持稳定增长,还要防止通货膨胀,引导金融机构继续优化信贷结构,确保资金流向制造业、民营企业和其他急需资金的行业,防止资金在金融机构闲置而无法真正支撑实体经济。可以说,这项任务仍然非常艰巨。年初,有人提出要放开对企业的最后一公里贷款,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让资金确实不足的企业以合理的利率借款。

今年实施的LPR改革总体上通过市场化降低了企业贷款利率,减轻了企业负担。它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并实现了变相降息。目前,中国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尽管采购经理人指数在11月回到了扩张区间,但采购经理人指数的持续不可掉以轻心。需要进一步加强反周期调整政策,以便经济在2020年逐步稳定和复苏。在保持长期稳定增长的条件下,实现经济转型。

中国的经济已经逐渐发展到一个L型增长水平。关于增长率是6%,5%,还是4%,意见不一。这实际上取决于经济增长的潜力和经济转型的有效性。我们仍然需要采取措施,提高经济的长期均衡增长率,以帮助保持经济的竞争力。目前,劳动力和资本的投入已经达到饱和甚至过剩,劳动力的成本优势已经逐渐消失。因此,要实现经济跨越式增长,就必须提高劳动生产率,即增加科技含量,增加企业毛利率。

虽然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下降,企业收入增长率下降,但如果我国经济的毛利率和生产效率提高了,企业的毛利率就会提高,从而推高企业的利润。这可能会使一些优秀的企业脱颖而出,特别是当行业走向衰落时,行业中的龙头企业会有更大的优势,龙头企业的股权价值会越来越高。因此,我年初提出的白股票仍然是2020年甚至未来10年各种基金的配置目标。我建议你抓紧它。

(作者是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