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备考的高三学生 正在经历一场自制力的马拉松


在家学习的高三学生正在经历一场“自我控制”的马拉松比赛

李静刘岚

2月13日。自2020年以来,大部分高三学生提前开学已经14天了。全国的大学和小学已经宣布推迟上课和延长假期。

在14天内,江西省高安市的刘炜平均花6-8个小时在家完成各科教师布置的学习任务,而专注于认真学习的时间可能只有3-5个小时。与12个小时的普通学校学习相比,刘伟对这种状态并不满意,但他觉得自己可能无法做得更好。

刘伟就读于江西省高安市高安中学三年级。他的成绩中等偏上。他高考的目标是通过一条线。刘伟在寒假前做了一个学习和锻炼计划,希望在短短的10天假期里培养一个好习惯,比如早起、跑步、提高英语和数学。

然而,1月27日,教育部发布通知,要求全国所有中小学推迟到2020年春季学期开学。从那以后,全国各地的教育部都宣布推迟学年的开始。原定于1月31日开学的高三学生纷纷推迟上课。

对于六月份去考场的高三学生来说,假期延长了,新学期缩短了,这使得接下来100天的准备工作变得特别困难。高安中学三年级班主任张建国对《经济观察报》说:“开学时间推迟了。教师只能通过屏幕敦促学生学习他们无法控制的。他们的心已经无法承受。自律和非自律将成为今年高中生最大的分水岭。

新年的第一天,刘伟和他的家人回到他们的家乡去拜年。

按照习俗,在这一天,我们必须去村里每个叔叔家拜年。除夕下午,村干部挨家挨户口头通知,村里的新年问候取消。更严重的是,在这个月的第一天下午,一辆三轮车停在村门口的单行道对面。门口值班的村干部说,“出去登记,不能回来。“村外的路已经关闭了。

起初,刘炜的父母不想与人接触,想在农村有更多的活动空间,也想相对安全些,他们没有选择回去,而是呆了十多天。

只带了几份试卷的刘炜没有想到开学时间会推迟,这种“封锁”可能会持续更久。在一个没有食堂的偏远村庄,他用父亲的烟盒打了几天草稿,直到开着无线电巡逻车的村委会干部带回新的纸和笔。

与刘炜相比,张为民,一个来自湖北黄冈的高三学生,更早感觉到学校会推迟开学。

张为民没有一个舒适的假期。寒假开始时,他可以每天和同学们开玩笑,但是1月20日情况发生了变化。

当日,钟南山院士在国家卫生建设委员会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武汉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人对人”肺炎现象。在父母的命令下,张为民只能每天呆在家里刷手机和看书,“他根本没心情学习”。

1月24日,第一个月的第二天,张为民收到学校的通知,他需要推迟开学。这个消息确实让他感到恐慌,还夹杂着一点不上课的喜悦。

张为民在班上成绩不错。在大学入学考试复试后,他去年得了530分,几乎通过了文科的第一关。他认为自己今年可以获得580分。”我不想再当高五了,”张为民叹息道。

一月底,人们不再住在楼下。父母们每天焦虑地看新闻。许多人都很担心,包括张伟和他的同学我以前从未感到如此虚弱。作为一名高中生,我能做什么?”在反问之后,张为民想到,在现阶段,他还可以继续下去

1月30日上午,陈国强要求家长将学生们召集到小组中,并要求他们每天以表格的形式汇报学习任务的完成情况。根据高三年级小组的安排,学生们将于1月31日在家开始上课,他们应该严格按照学校的作息时间表学习。他们应该早上起床,早上-阅读,晚上-11:55学习,中间锻炼半小时,下午14:30-17:05和晚上19:00-继续学习。

这种作息安排对“呆在家里”的学生来说不是一个小挑战。

张建国告诉《经济观察报》,“学期开始被推迟了,高三的学生在第一轮复习中只能巩固他们在国内的基础,因为他们很有可能在学期开始后直接进入第二轮复习。如果高考不推迟,复习进度就不会等待人们,但遗憾的是许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张为民是这样的,因为在高中三年级期间需要做大量的论文和练习,学校会安排相关的电子版供学生下载,并在特殊情况下在纸上作答。“但只要我拿到手机,我就忍不住刷它。照这样下去,我肯定会死,”张为民说。

自律是每个高中生的问题,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期。张建国认为推迟开学对高三学生来说也是一个适者生存的过程。自律和非自律将成为最大的分水岭。如果学生不重视基本概念,知识和公式在这个时候肯定会从高考辍学。

在家长中,陈国强每天早上6: 30就开始督促家长叫醒他们的孩子,拍照片或录像以反馈学生的早读。晚上九点,研究的内容和持续时间被总结,每分钟都有详细的记录。他试图提醒在家的父母,他们可以在第二天早上整理出昨天的学习来监督学生的学习。“你和我将共同努力实现学生的未来”是他在家长中反复提到的一句话。

课程什么时候开始?

为了避免延迟开学的影响,在教育部于2020年1月发起“停课和不间断学习”运动后,云课程和现场网络广播已经成为所有地区和学校的选择。

张建国在过去两天一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网络直播平台。

在查阅了衡水中学的颤音直播课并打电话了解了每个平台的相应功能后,他重点关注了两点:第一,它可以同时容纳2000多名小学生在线观看;第二,老师可以在线监督和检查学生的学习状况。

但在检查了一个令人满意的平台后,张建国发现硬件要求仍然太高。该平台要求教师配备书写板,尤其是科学教师。然而,如果学校配备800到900元的书写板,并且只使用一次,成本太高。

此外,如果你只使用免费的一篇文章,一个原因,两个由平台提供的直播室,这也意味着一个老师在课堂上要面对2000多名学生。张建国有点担心教学的有效性。

根据张建国的计划,在现场直播后,学校将结合基础知识的记忆、串联和应用,同时推进第一轮和第二轮复习。在张建国看来,学生自己进行一轮复习尤为重要,直播的最大优势在于它可以帮助学生尽可能恢复正常的工作和休息。

“目前,这个平台可以在网上监督学生,而且不能为了几百美元的书写板钱而放弃,”张建国说。

学校什么时候开始?张建国不确定。尽管2月12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有关官员已经回答了何时开学的问题。各地将根据当地新发肺炎疫情的发展情况制定规划,分高峰、分地区、分层次开展学校教育。

但是

“我母亲经历了非典,被隔离为疑似感染者。我也理解这种流行病的恐怖,但我们都需要相信我们会平静下来。一个强大的国家正在护送我们的学生,我们也有信心做好我们的学习,”张为民说。

(应采访者的要求,张为民和张建国在本文中是假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