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租车告急:2019净利润降八成 饱受关联交易拖累


Hot Spots

Self-Selection Stock

Data Center

Market Center

Capital flow

Simulated Trading

Client

Shenzhou Car learning在2019年跌至谷底,净利润再次下跌逾80%。

在商业层面,有两个主要原因:在运营方面,价格战降低了自行车的收入,而淘汰二手车的难度导致了折旧成本的增加;此外,该公司近年来一直在大举借债扩张,财务成本也在不断上升。

但最根本的原因是鲁煞费苦心地打造了“人车生态圈”,既光荣又有害。神州车租赁公司租赁的大量车辆被租赁给神州车公司运营网络和安排车辆。二手车主要依靠神舟买卖汽车对外销售。兄弟公司的业务急剧萎缩,所有人都陷入困境。

在控制宝禾汽车并在汽车制造领域进行大量投资后,神州生态系统变得越来越大(甚至包括瑞星咖啡)。然而,它带来的不是越来越稳定的合作壁垒,而是点、线、面全面暴露的风险。警告已经不远了。

2019年净利润下降80%

2月21日,神州汽车租赁(.HK)发布利润预警公告称,公司2019年净利润下降超过80%。

公开信息显示,成立于2007年的神州汽车租赁公司已经成为亚洲最大的连锁汽车租赁公司,在全国300多个城市拥有超过15万辆汽车和超过1000个服务网点。

2014年香港股票上市后,中国汽车租赁公司在2016年达到了业绩巅峰:营业收入64.54亿元,同比增长29.00%,净利润14.60亿元,同比增长4.21%。

继2017年收入大幅增长但净利润下降后,公司2018年整体业绩下滑,营业收入64.4亿元,同比下降16.50%,净利润2.9亿元,同比下降67.08%。

进入2019年,公司将推出一个组合来节省性能。一方面,二手车的销售有所增加,甚至降价。今年上半年,二手车的成本价上涨至104.3%。另一方面,该公司大力推广无人服务,如在线预订和自助搭车,以降低员工成本。

2019年上半年,随着公司船队规模和收入的增加,公司员工人数从年初的6910人下降到6月底的6869人。

公司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表示,整体业绩已经开始回升。然而,在第三季度,公司改口说:在暗淡的宏观形势下,公司进入了一个充满挑战的周期。

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57.04亿元,同比增长18.00%,净利润1.29亿元,同比下降16.77%。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2月底,公司唯一的执行董事宋一凡以每股6.04港元的价格减持股份,套现5817.31万港元。截至2月24日,该公司股价已跌至每股4.89港元。

汽车租赁和汽车销售价格战

神舟汽车租赁业绩下降。除了要约支付成本和股份补偿费用等外部因素外,公司经营层面的问题也比较突出,主要表现在自行车日均收入下降和折旧成本上升。

2018年前后,在共享经济的浪潮下,资本争相进入汽车分时租赁市场,侵入中国汽车租赁的势力范围。

该公司用左手推出分时租赁平台ICAR,并在主要汽车租赁市场用右手发起价格战,试图保持其市场份额。

从2016年到2018年,该公司汽车的平均日租金分别为257元、230元和218元,2019年前三季度降至215元。

价格战稳定了市场份额,但代价是自行车日均收入下降。从2016年到2018年,该公司自行车的平均日收入分别为167元、153元和134元,2019年前三个季度降至129元。

折旧成本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公司购买的汽车数量

鉴于该公司购买新车-租赁-销售二手车的商业模式,对资本的需求相对较大。

在上市之前,公司先后从联想控股、华平投资和赫兹汽车租赁获得了数亿美元的投资,其资金被烧尽。上市后,公司通过借款、发行债券等多种渠道筹集资金。

近年来,公司业务大幅扩张,2016-2018年购车资本支出分别为26.33亿元、44.95亿元和51.18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为35.92亿元。因此,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从2016年底的61.21%升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的67.23%。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公司负债总额为166.24亿元。其中,银行等贷款56.41亿元,优先票据78.01亿元,企业债券10.23亿元。

2016年至2018年,公司财务成本分别为5.91亿元、6.53亿元和7.82亿元;2019年前三个季度,人民币飙升至7.35亿元,同比增长28%。

尽管2018年公司业绩下滑,但债务压力继续加大。该公司在当年的财务报告中指出,2019年的首要任务是实施未来12个月内到期债务的再融资计划。

根据已知信息判断,第一项任务进展顺利。2019年5月,该公司完成了2020年到期的现有1.72亿美元优先票据的换股要约,以美元计价,期限延长三年。此外,公司于2019年上半年偿还了2019年11月到期的银团贷款。

然而,这些财务措施不能解决公司的资金短缺。健康的现金流应该仍然依赖于主营业务本身。

遭受关联交易

当然,中国汽车租赁危机最根本的原因是在汽车市场整体疲软的背景下,中国所有的大企业都在“血本无归”。

陆花了几年时间建立了一个人车生态系统。神州豪华车和神州租车是两个主要核心。前者主要从事神舟专用车、神舟购车和神舟汽车闪光贷款,而后者主要从事汽车租赁业务。神州游车是沈竹汽车租赁公司的最大股东。陆是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除了向最终客户出租汽车外,神州汽车租赁公司购买的汽车中有相当一部分被租赁给附属公司神州高级汽车进行汽车租赁业务。因此,自2017年以来,神州租车将车队租赁列为租赁业务中的一个单独项目。

2016年至2018年,车队租赁业务收入分别为21.26亿元、12.56亿元和8.55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降至5.2亿元,主要原因是神舟私家车网络车队规模缩小。

当神舟租用的汽车用于租用和运行一段时间的专用汽车时,神舟将把这些汽车作为二手车出售。其中,主要依靠的平台是神舟,这是由神舟有车拥有,购买汽车。顺便说一句,在销售汽车时,放入了一些汽车贷款,从而形成了神州汽车闪光贷款业务。

控股宝禾汽车和五龙电动车,投资肖鹏汽车后,神舟汽车制造业务成为人车生态系统的第三个核心。

鉴于上述关系,神州租车的关联交易包括购买、租赁、销售甚至租赁办公室。

中国汽车租赁业绩的突然下降敲响了警钟,中国高档汽车(。已陷入严重衰退。

到目前为止,神州优车还没有披露2019年季度报告(去年的季度报告是在10月底披露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披露,公司营业收入19.20亿元,同比下降48.98%,净利润6.52亿元,同比下降551.28%。

责任编辑: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