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机构悄悄停办前几天 万元学费还在收


“几天前我刚支付了一万多英镑的学费,昨天我收到老师发来的短信,说‘发生了一些事情,老板逃走了’。”昨天,数百名学生家长聚集在虹口区“一思中小学咨询”总部,试图收回学费。但在现场,培训机构已经空了。目前,家长已经联合向公安部门报案。“十多万家长失踪”昨天中午,记者来到五华路培训机构总部。一楼是空的。大厅前台的各种宣传材料洒在桌子上。

一位老师告诉记者:公司的财务在周末悄悄地搬出了办公室。员工们周一去上班,当他们发现问题时,立即通知了10多个分校。老师们立即给父母发短信,让他们过来收拾残局。

听到消息的家长陆先生告诉记者,他已经让三年级的孩子参加了培训机构组织的“黑马培训”。该课程定于明年8月开始,学费将近15万元。如此昂贵的原因是培训机构承诺他们的孩子将被交通大学附属中学录取,否则他们将退还80%的学费。今天,这门课只有一个半小时。

“黑马训练”是该训练机构的重点训练项目,不少家长的学费损失超过10万元。为孩子报名参加普通课外辅导的父母也损失了1万多元。据了解,该培训机构目前有近800名学生,收取的学费达数千万元。

“资金链断裂”一直是一个信号。

培训机构的200多名教师和雇员自今年6月以来一直没有领到工资,每个分支机构的租金都被推迟。至于五华路的总部,据房东说,数百万的租金、水电费和物业管理费仍然拖欠。总部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已经两个星期没有见到徐了。

记者反复尝试,与徐老板取得联系。老板承认,为了占领市场,大量资金被用来扩大分行。大多数情况下,有37所职业教育基础设施咨询分支学校,这导致了资金的持续短缺。此外,最近许多家长纷纷退学,最终导致资本链断裂和企业破产。然而,他强调说,他并没有“带着钱逃走”,人们仍在上海,并试图找到应对这一局面的方法。

据一位分校校长说,培训市场竞争激烈,仍然有教师“独自工作”,所以生意不好。一些急于扩张的分支学校纷纷关门,资本链预计将尽早断裂。为什么人们“收钱走人”?培训机构的暂停造成了不止一次的干扰。没有办法阻止它吗?

记者从市教委了解到,今年7月,有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法规来规范培训市场。其中,教育机构必须通过教育部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获得私营非企业单位的资格。他们不能以教育咨询的名义注册公司或从事教育培训。同时,开办民办培训机构必须设立学费和杂费专用存款账户,其中“余额最低的专用账户”将用于在机构关闭时保护受教育者和员工的权益。

但是,记者在市教委“民办教育机构信息公开”网页上找不到任何关于“一思中小学咨询”的信息。这个培训机构的背后实际上是一家名为“上海经济科技咨询”的公司,而不是一家由教育部注册的教育机构。

据了解,在目前的培训市场上,以教育咨询服务公司的名义未经注册办学的情况并不少见。我们如何才能结束缺乏监督和“取款”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