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草原行政处罚有哪些主要的基本原则?


(1)行政处罚的法律原则。

《行政处罚法》第3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违反行政命令,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依照本法由法律、法规或者规章规定,由行政机关依照本法规定的程序实施。”没有法律依据或者不遵守法律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这是《行政处罚法》对行政处罚法律原则的概括总结。《草原法》第65条规定:"未经批准或以欺骗手段非法使用草原,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草原行政主管部门按照职权责令退还非法使用的草原。违反草原保护、建设和利用规划,擅自将草原转为建设用地的,应当限期拆除违法使用草原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恢复草原植被,并处以违法使用草原前三年平均产值6倍以上12倍以下的罚款。”

这是《草原法》法律惩罚原则的体现。《草原法》中的许多规定,以及配套法律法规中对草原违法行为的行政处罚规定,都体现了行政处罚的法律原则。

(2)行政处罚的公平公开原则

公平意味着公平和正义。司法被认为是执法人员应该具备的素质,这意味着平等对待所有当事人,不偏袒任何人,平等公正地适用法律。草原行政处罚的公平原则有三层含义:①违法行为行政处罚的种类和程度应与违法行为对社会造成的危害程度相适应,处罚不应任意设定或任意设定。(2)草原行政执法主体对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的违法行为进行处罚时,必须根据违法行为的性质、情节的严重性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给予适当的处罚,即

处罚相当,不应过轻、过重。(3)草原行政执法主体必须以相同的处罚标准平等对待不同的被处罚人;对于性质和情节相同的草原侵权行为,无论其地位、权力和名声如何,无论其是否处于“幕后”,都应受到同等的惩罚。有些人不能轻而易举地受到惩罚,有些人则受到严厉的惩罚。公正原则的目的是消除执法人员的偏见,在草原管理中给予相对人平等的机会,力求查明事实,正确适用法律,公平对待。

草原行政处罚公示是指草原行政处罚的各个环节都要让当事人和公众知晓,这有利于他们对草原行政处罚的监督。为了保证草原行政处罚的公正性,草原行政处罚必须公开。没有公开原则,正义原则就不可能有真正和可靠的保障。草原行政处罚公开原则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公开草原行政违法行为的草原行政处罚规定。过去,行政机关制定的一些要求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遵守的规范性文件在发布时需要保密。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违反繁文缛节的规定受到处罚时,拒绝出示证件,使违法当事人无法理解其违法原因,也没有对其他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进行教育,不利于行政执法机关的监督。针对这种情况,《行政处罚法》第4条第3款明确规定:"必须公布对违法行为的行政处罚规定;未经公布,不得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

对草原违法行为给予行政处罚绝不仅仅是为了处罚。对普通违法者,应给予草原行政处罚,重点放在教育上。行政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是指对草原违法者不仅要给予一定的处罚,以纠正其违法行为,还要教育其自觉守法,并将处罚与教育有机地结合起来。对草原违法者的行政处罚是手段,不是目的。通过对草原违法者实施草原行政处罚,起到教育违法者和其他单位和个人自觉守法的作用。草原行政处罚的教育功能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通过草原行政处罚,对违法者的草原违法行为给予负面评价,教育违法者履行保护、建设和合理利用草原的义务,从而达到违法者自身的教育目的;另一方面,通过草原行政处罚,宣传和实施草原法律法规将使社会其他成员了解什么是草原违法行为,什么是法律行为,违法行为将承担什么后果,从而教育其他单位和个人自觉守法。(4)《草原行政处罚中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原则》是草原执法主体运用国家强大力量对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实施的行政处罚措施。由于各种主客观原因,不公平的处罚或错误的处罚将不可避免地发生。为了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行政处罚法》规定了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原则。这一原则的主要内容是:没有通知就没有惩罚,没有陈述和辩护就没有惩罚,没有救济就没有惩罚。

(5)《草原行政处罚适用原则

1》。先纠正违法行为原则

先纠正违法行为原则的法律规定。《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三条规定:“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处罚的,应当责令当事人改正或者限期改正。”这是先纠正违法行为原则的规定。因此,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处罚时,应当首先责令当事人限期改正或者纠正违法行为。处罚不能用于监管,管理也不能用于处罚。

《草原法》也体现了这一原则,第65条规定:“未经批准或者以欺骗手段非法使用草原,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草原行政主管部门按照职权责令退还非法使用的草原。违反草原保护、建设和利用规划,擅自将草原转为建设用地的,应当限期拆除违法使用草原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恢复草原植被,并处以违法使用草原前三年平均产值6倍以上12倍以下的罚款。”也就是说,在对草原违法者处以罚款时,应当责令其改正违法行为。此外,《草原法》第64、66、68、69、70和71条都规定了限期改正、限期恢复植被或限期拆除植被的命令。

《甘肃省草原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也体现了这一原则。例如,该条例第四十四条规定:“草原使用者或者承包人放牧牲畜超过核定载畜量的,草原监督管理机构应当责令其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按照下列规定处罚,并限期上市:①超载10% ~ 30%的,每超载一只羊单位罚款10元;(2)超载3126 ~ 50%,每超载一只羊单位罚款20元;(3)如果过载是

这一原则要求做出罚款决定的草原执法机构应与收取罚款的机构分开。实施这一原则可以有效防止惩罚过程中可能出现的腐败,并通过罚款创收。它从根本上切断了行政处罚权与部门利益之间的联系。有利于廉政建设和草原执法主体良好形象的树立。

《行政处罚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作出罚款决定的行政机关应当与收缴罚款的机关分离。”除《行政处罚法》规定的可以当场收缴的罚款外,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草原行政执法机关及其执法人员不得自行收缴罚款。“当事人应当自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指定银行缴纳罚款。银行应接受罚款并直接上缴国库。”只有在法律规定的特殊情况下,草原行政执法主体才能收取罚款,并在规定的期限内移交给指定银行。

4。草原行政处罚与处罚相抵的原则这一原则意味着违法行为构成犯罪。人民法院判处拘役或者有期徒刑时,行政机关已经给予当事人行政拘留的,应当依法予以抵销。行政拘留不适用于草原执法,但在公安部配合调查草原违法行为时,可能会出现上述情况。违法行为构成犯罪,人民法院已经处以罚款的,草原执法主体已经对当事人处以罚款的,应当扣除相应的罚款。在这方面,中国《行政处罚法》第28条已经作出了上述明确规定。该条款主要针对刑罚执行问题,但也规定了刑罚执行与行政处罚的关系。

5。“禁止参与原则”是指草原行政处罚只适用于草原违法行为人,对不负责任的草原违法行为人的亲属、其他个人或组织不得实施草原行政处罚。这也可以称为自我责任原则。

6。根据草原行政处罚的目的和目的,确定“超过调查期限不得处罚”的原则。草原违法行为依法受到草原行政处罚,但逾期未发现或者未处罚的,法律规定不予处罚。因为它对社会的负面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消退,显然没有必要再进行惩罚,甚至会产生相反的社会效果。《行政处罚法》第29条规定,"两年内未发现违法行为的,不予行政处罚。除非法律另有规定。”《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2条规定:“六个月内未被公安机关发现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不予处罚。”上述期限自违法行为发生之日起计算;如果违法行为具有持续或连续的状态,则从行为结束时开始计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