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场里的“夜生活”,北京人买单吗?


8月2日星期五晚上,刚过6点30分,朝阳欢乐城B1层的五台空间开始被清理。这个地方原本是一个以餐饮和酒吧为主要形式的时尚空间,并计划进行一场大变革。晚上7点,“五台”成为说唱歌手的家,24小时的“MTA太空黑眼圈派对”正式开始。音乐艺术家阿里尔、何永生、朱婧、劳森、王吉等人都走上舞台,与数百名前来现场喝酒跳舞的人一起唱歌跳舞。痛仰乐队主唱高虎的出现为来宾们掀起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阿里尔现场表演。他们都来庆祝同样的事情。年的晚上,五台被正式改造成MTA太空。在24小时内,除了跳迪斯科,晚会还陆续搬出了葡萄酒比赛、无声迪斯科、午夜电影、晨练瑜伽等项目,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晚上。这个带有“MTA天漠音乐节”基因的音乐空间是“夏日之声”的王牌产品,延续了MTA的跨界路线。除了白天原有的餐厅和酒吧,艺术家周围还有一个销售区。晚上变成了“迪斯科舞厅”,从晚上10点开到第二天早上6点,成为北京年轻人午夜后放松放松的新去处。

近日,北京市商务局发布通知《北京市关于进一步繁荣夜间经济促进消费增长的措施》,重点发展“时尚活力型、商务旅行型一体化发展型、便利服务型”夜间经济形态,努力打造全球知名的“夜间资本”消费品牌,并提出13项具体措施。通知称,北京将努力在2021年底前在前门和大栅栏、三里屯、国茂和五棵松建设前四个“夜都”地标。在蓝港、世贸天令、桂杰、何盛辉、奥林匹克公园等地,打造第一批“夜都”商圈;上海、五道口、常颖、方庄、陆固、梨园、永顺、回龙观、天通苑等地区将培育第一批“夜都”生活圈。虽然朝阳欢乐城没有被纳入第一批重点推广的商业圈,但MTA空间的建立无疑是北京夜经济中最具创新性的形式之一。

夏日之声创始人李红洁告诉娱乐资本矩阵数字富国吕雯(ID:hetunwenlv),与朝阳欢乐城合作开放的MTA空间是为商业综合体创造“新物种”的最新尝试。“我们希望在未来成为全国最好的深夜音乐生活空间。”

娱乐?餐饮?你是如何在商业中心度过夜生活的?

Wood Eating Toque的五台曾是朝阳欢乐城青年潮流的文化象征,曾在北京年轻人中流行。

但渐渐地,朝阳欢乐城副总经理郑铮开始感到不满意。“太松了,什么都做。今天我们将有一个论坛,明天我们将有音乐,后天我们将有一个小戏剧。消费者需要一个标签来记住这个地方。”

他选择了音乐。“我认为这也是一种主流生活方式和消费趋势。购物中心应该提前到达这一点。”他告诉娱乐资本矩阵号赋格吕雯。在他看来,MTA不仅有着清晰的商业模式和不同于普通夜总会的三维格式,通过周边、饮料、门票等手段盈利,而且还具有足够的创新性,以适应购物中心的定位和客户群,创造出一种在这个空间中玩多格式集的新方式。所以双方的合作很合得来。为了全力支持MTA空间的建立,朝阳欢乐城不仅在店内提供广告空间进行宣传,而且在日租上给予足够的折扣。"他们采用了没有固定租金的纯吸烟模式."郑铮认为,北京的夜间经济没有什么异常。“它过去要么非常低,要么非常集中,这是夜总会的形式,但我认为它仍然太窄。它既不大也不富裕。”以MTA空间为主体的欢乐城深夜经济满足了郑铮多维格式的想象。“MTA空间就像我们整个夜间经济体系的主要阶段。故事以六楼的主要生活方式“跃街”和九楼的文化属性“大围岛”完成“年轻人有两个方面,同时提高修养、文化和艺术;同时想放纵发泄,自我释放。这是一种新的格式

然而,位于北京夜间经济“十三行”主要推进的商业圈的北京朝阳合和,将“午夜食品店”视为夜间经济的主体。据了解,合肥-盛辉“午夜食品店”依托“21号街区”独特的空间属性,在B1层和B2层推出,结合该街区200多位特殊餐饮和时尚配饰租户,将午夜食品店打造成为一个充满趣味和生活气息的深夜市场。当傅家俊在平日晚上8点左右参观夜店时,他看到夜店有“鳗鱼台阶”、“云海耀”、“怡成”等连锁餐厅,还有麻辣炸蛤蜊、烤鸡脚等小吃摊。

除了餐饮,午夜食品店还包括迷你室逃生、电子游戏城、玩具环境和私人影院等形式。喜玛拉雅调频现场开辟了收听和广播区域,广受消费者欢迎的现场演出也在B2小舞台上演。霍普韦尔的相关官员表示,午夜食品店目前的营业时间达到243,336,000小时。然而,午夜食品店关闭后,合和一楼的小剧场“快乐聚集地”和五楼的欢英电影城、四楼的火锅和六楼的KTV将持续到第二天。此外,霍布森商业旗下的北京营内项目也加入到午夜食品店的一系列活动中。根据项目特点,北京望京麒麟新天地打造了“午夜食品店”餐厅街。马华游乐场和小九俱乐部每周提供高质量的表演,丰富周围居民的夜间生活。美食街由当地美食组成,让消费者不用出国就能享受世界美食。

商场能分享夜间经济的“风口”吗?

根据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公布的《夜间经济激活城市“FUN”生活》研究,夜间经济源于大都市提出的改善城市中心夜间空巢现象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一种以游客、当地居民和劳动人民为主体的现代城市消费经济。根据研究,夜间经济的核心是在时间和场景上延伸消费链,并根据不同群体的需求提供多样化的服务来刺激消费。在其他国家,夜间经济的好处相当可观。在伦敦,夜间经济被称为第五大产业,提供130万个工作岗位,年收入660亿英镑。法国第二大城市里昂以其明亮的城市照明而闻名。每年12月8日在这里举行的为期4天的灯光表演可以吸引400多万游客。在中国,根据商务部对城市居民消费习惯的调查报告,60%的消费发生在晚上,大型商场每天晚上18: 00至22: 00的销售额占全天的50%以上。

大数据显示,北京的商业圈,如望京、中关村和五道口,上午18: 00至6: 00消费尤其活跃。人均消费在75元左右,饮料消费同比增长1.2倍。特色菜和火锅消费同比增长49%,小吃和快餐消费同比增长35%。然而,北京首都网点将营业时间延长至凌晨2点,直接使零售额翻了一番。除北京外,上海、南京、Xi等地也出台了相应的政策支持夜间经济。显然,每个城市都希望在夜间“挖掘”经济中的黄金。根据《北京青年报》报告,商务部已经发布了《促进餐饮业发展项目申请指南》等文件。据文件显示,在北京餐饮消费市场享有较高知名度的“午夜食品店”特别餐饮区,一般长度不超过100米,餐饮企业不少于20家,最高支持500万元,每个“午夜食品店”特别商务区最高支持不超过300万元,每个“午夜食品店”商店最高支持50万元。

在新颁布的《第13条》中,也有相关政策对重点推广行业进行补贴。然而,北京的购物中心“夜经济”肯定会吸引稳定的客流吗?来自北京的马克认为,由于商业中心的区位优势,购物中心的午夜食品店肯定会欢迎源源不断的游客

事实上,对于北京的商业综合体来说,包括午夜食品店、和圣汇市、约克街和西单商圈的觅食林,都是以餐饮为主的深夜经济链条。虽然它可以延长停留时间,但它在形式和餐饮类别上趋于相似。此外,目前商业综合体提前结束营业时间的情况也使得一些消费者有可能从黑暗中穿过商场的经历中退缩。此外,霍普韦尔的相关负责人告诉府谷君,霍普韦尔午夜食品店也于去年5月至10月开始营业。为了保证社区的运作,它还积极向夜班工人提供财政补贴。据了解,“午夜食品店”自今年5月开业以来,夜间客流量较上年大幅增加,销售额同比增长10%。

"虽然晚上的经济仍然落后于白天的利润。然而,今年的情况与去年相比有了很大改善。霍普韦尔和现场商人对午夜食品店更有信心。”霍普韦尔的相关负责人说。北京夜间经济活动低迷的问题确实困扰了许多运营商。高德的数据显示,尽管北京是全国加班最多的城市,但就深夜外卖食品的消费数据而言,北京仅位列全国第六,订单低于上海和杭州等南方城市。然而,北京在夜宵外卖平台的订单量上仅排名第六。

fugu jun认为,结合国外夜间经济高度发展的经验,结合当地优势,加强夜间经济的文化娱乐形式,可能是促进夜间经济发展的良药。夜灯表演、戏剧表演、电影表演、24小时书店、健身房等的发展。都是活跃北京和其他城市夜间经济的重要途径。MTA空间等多种形式的组合也是一个需要在商场推广的理念,而不是餐饮等单一形式。只有当晚上有更多有趣的地方可去时,才能吸引更多的市民走出家门,从而扩大商场夜间经济发展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