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安桐树村从吸毒村变致富村:党员自掏腰包种出脱贫田


■在我们的记者公刘和刘孟晓“见习记者郭昶和记者黄翔”秋初之后,定安县龙湖镇舒同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陈宁找到村里的一名成员莫琳说,“我想今年还得再种一次香芋南瓜。” “

去年,陈宁和莫言自己掏腰包为村民们寻找耕作经验,但他们在种植甜芋头南瓜方面损失惨重。今年,他们意见不一。 和他们一样,在舒同村,党员们在自己承担风险和自掏腰包的成功探索后,开展了多种多样的育种计划,向村民们推广。

在党员干部的领导下,东蜀村用了10年的时间,从泥泞的乡村道路、破败的乡村和吸毒成瘾,改造成一个拥有许多新房和繁荣村民的平坦道路,成为一个着名的富裕村庄。

党员展示所学的技术并再次推广

“咩咩……”8月10日下午,舒同村牧羊人公园的羊沐浴在阳光中,嚼着新鲜的草,羊棚干净整洁。 “我们每天喂黑山羊两次,并添加一些玉米饲料 这样培育的黑山羊生长迅速,肉质好。 曾经生活贫困的农民王雨现在成了养羊业的“本地专家”,这些养殖技术是从他所在村庄的党员那里学到的。

王宇于2015年底加入舒同村天堂山黑山羊养殖专业合作社。除了和妻子一起每天照看羊棚的收入之外,去年年底他还获得了3000元的额外股息,日子渐渐好转。

天堂山黑山羊养殖专业合作社成立于2013年12月,由舒同村“两委”7名党员干部领导。鼓励贫困家庭种草养黑山羊,以“村委会+合作社+贫困家庭”的扶贫模式促进农民致富增收

合作社的建立一开始并不顺利。 在政府的支持下,陈宁和支部党员每人出资10万元建了一个羊棚,买了89只羊。 由于缺乏繁殖经验,半数的绵羊只在两个月内死亡。

心痛,陈宁和支部的党员并没有因此而气馁。他们自掏腰包把死去的山羊带到该省进行测试,然后去琼海、万宁和其他黑山羊农户家学习经验和技术。 一年后,黑山羊养殖基地逐渐步入正轨,陈蔡宁号召村民加入黑山羊养殖合作社。

目前,村子里有44个黑山羊农,共有1600只,年存栏近2500只。仅该项目的年收入就达125万元。 通过租用土地种植牧草、在合作社工作以及在合作社的帮助下饲养黑山羊等方式。 2015年,合作社帮助了34户平均收入超过3.6万元的贫困家庭。 在龙湖钢铁加工厂,丁村舒同村委会村民冯学生(化名)和15名工人正忙着将钢材压制成折叠状。汗珠顺着他们的脸颊流下来。 15名工人中有9名是前吸毒者。

1990年,冯雪生和他的兄弟都染上了毒品。 当时,药物滥用在舒同村很普遍,盗窃、抢劫、敲诈勒索等犯罪时有发生。甚至连犁上的铁也被偷了几元药钱。 到2013年,舒同村204户家庭中有49户在吸毒。 陈宁改变了冯雪生的晚年生活。

2006年,陈宁带冯雪生去上海戒毒,并通过朋友安排冯雪生在上海工作。 “当时,陈宁不是党员干部,身体不舒服,但是钱、药费都是他掏的,亲戚比我多 “冯雪生后来在上海从事物流工作2年,开了3年自己的水果店。 2010年,商店到期后,冯雪生回到家乡,在龙湖建立了一家钢铁加工厂。舒同村党支部和村委会也为工厂贷款提供了担保。

村里所有的吸毒者都接受了陈宁的个人戒毒援助。 陈宁成为村干部后,成立了乡村巡逻禁毒队,与许多吸毒者签订了戒毒协议,帮助30多名吸毒者成功戒毒,然后帮助他们创业就业。

“陈宁是个好人!”当被问及陈宁为什么这样做时,村民们给出了同样的答案。

美丽的乡村在各行各业展现新的色彩

舒同村的传统产业主要是种植水稻、橡胶和槟榔,饲养黑猪、鸡、鸭和鹅。好处并不高。 近年来,在桐木“两委”党员干部的示范和指导下,全村积极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农民增收渠道不断拓宽。 除了发展黑山羊养殖和生态养殖外,桐树村开始引进高效牧草、葡萄柚、珍贵种苗和香芋南瓜等特种种植

陈宁和莫林种植红薯南瓜的初衷是利用莫林养猪场的沼液把荒地变成肥沃的土壤 2015年10月,广东韶关一家公司提供的南瓜子种植在舒同村坡一村集团110多亩土地上。 该公司还提供技术、有保证的底价,如果符合标准,将出售给香港。

陈宁在一个季节种植南瓜时损失了8万元。 陈宁认为气候和种植时间会导致低产。 莫林认为这片土地的灌溉条件不具备,也没有任何前景。 “玩‘天头经’可以解决问题 ”陈宁坚持道

在今天的舒同村,“村党支部+合作社+贫困户”模式已经成为扶贫的特色,130亩集体土地租赁“书记工程”已经成为党建扶贫的品牌。 今年,东蜀村价值500万元的农家乐度假村将很快向公众开放。

在一键通微信

我的帖子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