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财委女副处长受贿去年被查 目前仍照常上班


昨天,深圳市消防局腐败减速案意外导致市财政委员会行政法律部副研究员蔡某在龙岗区人民法院举行公开听证会。蔡志勇被检察机关指控收受深圳市消防局共计2万元、3万港元和5,000美元的贿赂。虽然涉及的金额不大,但它揭示了个别行政机关的腐败生态,即即使在处理公务时,也需要用钱来开路。据悉,有权批准该项目的深圳市发改委也有一些人参与了调查。

他去年3月接受检查,目前工作正常。

去年2月,深圳市消防局的减速案不仅导致至少9人被捕,其中包括该局局长和副局长,还影响到深圳市财政委员会和市发改委的工作人员。

蔡某,女,现年53岁,已服务30多年。犯罪前,他是深圳市财政委员会行政法制部门的专职监督员,行政级别为副研究员(副主任)。蔡是第一批被带出来的人之一。去年3月6日,检察官将他从家中带到市检察院进行调查。

此前,一个匿名电话报告称,蔡志勇在这起减速案中接受了消防局的贿赂,但他逃脱了处罚,并在该单位正常工作。

杜南记者获悉,蔡志勇在接受调查后第二天被释放,但他并未逃脱罪责,而是被保释候审。

他的辩护律师昨日也在法庭上表示,尽管蔡志勇目前在所在单位工作正常,但他已被停止支付社保,工资仅为75%。蔡某的辩护律师为他的轻微罪行辩护,希望为他争取免受刑事处罚的豁免权,以保住他在财务委员会的工作。

蔡志勇在市财政委员会的对手是一个政治和法律部门。她的主要工作包括审查各单位提交的预算及其执行情况。同时,除了预算外,各单位自己的附加项目也需要通过她的初步审查。

检察机关指控深圳市公安局贿赂其工作人员,以便与市财政委员会保持良好关系,顺利办理相关预算手续,及时完成相关预算审批。

三项贿赂指控不超过10万元。

蔡先生被控三项贿赂罪。2011年下半年,市消防局的相关工作人员邀请蔡某到香港旅游。由于时间问题,旅行无法进行。

到年底,市消防局的相关工作人员在市财政委员会对面的咖啡厅会面,并给蔡志勇3万港元的红包。

2012年上半年,得知蔡志勇要去美国后,市消防局的相关人员给了蔡志勇5000美元。

2013年4月,得知蔡志勇在成都出差时遇到雅安地震的危险后,市消防局的相关工作人员安排工作人员前来慰问。他们付了2万元。

也有人参与了NDRC的调查。

据知情人士透露,深圳市消防局腐败窝点调查的切入点在于,该局违规设立了数百万元的私人金库。

调查人员在追踪保险箱里钱的下落时发现了蔡志勇。事实上,这个小金库里的钱也来自取出金融资金。

然而,从蔡志勇受贿案的审判来看,蔡志勇的调查与小金库没有直接关系。根据市消防局相关人员的声明,蔡某受贿,主要是希望打破消防局与财务委员会的关系。

蔡自己声称她没有提供任何帮助。对方寄钱的原因可能是她有权批准。然而,蔡在法庭上承认他收到了不该收到的钱,并表达了他的忏悔和悔悟。

根据蔡某的说法,在昨天的审判中,实际上她只负责对各单位的预算和决算进行初步审查,并没有最终的决定。最终批准必须由部门主任、部门事务委员会、预算部门、委员会领导等批准。

然而,公诉人指出,蔡志勇作为初审法官,虽然他没有最终裁决,但会影响最终裁决。

来自杜南的记者还了解到,有权批准项目的深圳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也让深圳市消防局对其工作人员参与腐败案件进行了调查和处理。

[关注]

贿赂来自消防部门的“小金库”

根据深圳市消防局相关目击者的陈述,所有给蔡志勇的钱都来自消防局设立的“小金库”。

蔡某的辩护律师多次提到,市消防局混乱的财务管理系统是这起案件的原因。另一方拥有数百万美元的小金库,这可以被描述为“金钱任性”。

深圳市消防局腐败案件调查的突破口在于,该局违反财务管理规定,非法设立了数百万元的小金库。调查人员在追踪保险箱里钱的下落时发现了蔡志勇。事实上,这个小金库里的钱也来自取出金融资金。

例如,该局在年初申请了一项预算,但没有全部支出。相反,它通过夸大用途兑现了这笔钱。

法庭审判

举报赌博有功

在蔡某受贿的案件中,还有一个举报有功的案件。

根据蔡某在法庭上的描述,去年11月21日,当她和她的朋友在福田区皇岗茶餐厅吃饭时,她听到有人说了一些关于赌博的事情,并向警方报案。

正常情况是打电话给110或每个警察局报案。然而,根据相关资料,福田公安局公安局公安局首先接到一份报告,并将其转交给福田公安局付强派出所。警方在月底发动了一次袭击,调查并处理了一家休闲俱乐部内设立的赌博场所,并逮捕了涉案人员。

公诉人没有评论他的立功表现,说法院合议庭将做出裁决。公诉人证实,事发后蔡志勇已经归还了赃物,并以良好的态度认罪。

蔡某的辩护人则综合其有立功、退赃以及坦白等情节,希望法庭判处蔡某免于刑事处罚。根据人社部有关规定,如果被判处免于刑事处罚后,其仍可在财委上班,不至于没有收入来源。

蔡某本人在法庭上亦表悔罪,在法庭上泣泪,称此事对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她也至今不敢告诉80岁的老母亲。谈及此事发生时认为与自己法律意识淡薄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