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整治后再巡生命渠泉州北渠取得明显成效


闽南网12月19日讯一条生命的运河触动了所有人的心。

泉州北运河,从金鸡河门到洛江星寨,全长24.8公里,蜿蜒曲折。就像近年来经历的过程一样,从持续的污染和破坏到水质的大幅改善,“命运”在改造前后波动很大。

此次大规模运河调水始于2010年11月,由本报独家推出的“当青北运河”大规模规划。42天内的42份报告,深入描绘和观察了北运河的污染状况,在泉州市引起强烈反响。同年年底,泉州市委、市政府每年投入近1亿元,将北运河综合整治与保护纳入2011年的一个实用民营项目。北曲的28名志愿者观察员组成了一堵“人墙”,从那时起,一支全国合唱队“党青北曲”开始演唱。

转眼间,两年过去了,北曲是如何经历转变的?周围是否有污染,需要我们进一步调查和修复缺陷?在过去的几天里,许多北运河的志愿者监督员拨打了海都热线,并说,“北运河的改造有多有效?值得再去一趟!”

从现在起,本报将会同泉州市卫生评价中心和泉州市北运河管理处,联合推出一系列“重游北运河”的报道。再次参观北曲主要路段,观察整治效果,整理缺失问题,并为北曲起草“复检报告”。

“党青北区”的九大任务今天完成了多少?

2011年12月29日,《泉州市北渠水源保护工作方案》正式发布。根据“属地管理”和“谁负责,谁负责”的原则,该计划将北运河的保护分为九项主要任务,并规定了完成的时限。

泉州北曲管理处相关负责人表示,经过一年多的整治,北曲水源综合保护工程基本完成,北曲水源保护工作取得显着成效。例如,排污口整治任务已经全面完成,基本满足了“防止污水流入北运河”的要求。与综合整治前相比,取得了明显的效果。

[补救清单]

近5000份“门前三包”责任书已经印发

北曲改造的第九项任务是宣传它是先锋。改造前,提出的第一项任务是运河沿岸居民保护水源的意识薄弱,需要进行宣传,提高他们的保护意识。

为了完成这项任务,负责单位除了与媒体合作宣传水源保护的概念外,还在运河两岸喷洒并制作了相关的宣传标志。分发20,000份传单;70份“门前三包”公约张贴在各个社区的宣传板上,4,958份“门前三包”责任书和2,585份保护北曲水源的责任书已经印发。

关键字

宣传

调查处理26个污水处理单位,5个小组,每天分组巡视。

在北运河整治的九项任务中,第2项至第6项和第8项分别对北运河沿线的各种违法违规现象提出了整改要求。

非法排污包括南岸丰州段、丰泽北丰段、东湖段、城东段、花大段、洛江万安段。其中,洛江万安段污水排放问题最为突出,共涉及7处。对此,责任单位查处了26家非法排污单位,取缔了12家环境违法企业,搬迁了3家污染企业。来自其他工厂和餐饮业的生活污水已接入市政污水管网或北曲应急截污系统。共有18个排污口被封锁和翻新,其中南安市3个,丰泽区8个,洛江区7个。

违法行为包括非法种植、非法养殖、非法盖被子、非法洗衣服和非法倾倒垃圾。这些现象在路线的所有路段都有。其中,倾倒垃圾是南安丰州段最常见的现象,涉及16个地方。

为此,泉州市制定了北曲河水源保护日常执法检查责任制。市、区行政执法、环境保护监督、水利部门和当地街道办事处(镇政府)的四十九名执法人员分为五个检查组,负责各科的工作。共有848起水上非法行为被制止。其中,非法洗衣415起,乱扔(倾倒)垃圾295起。拆除运河两岸8处非法养殖点,非法种植平方米;拆除了19个花坛,并强制拆除了非法遮阳网和临时覆盖物,总面积约4000平方米。

关键字

检查违规行为

52个围栏弥补了缺口,并建立了10个污水拦截网络。

在北渠整治的第九项任务中,第七项指出南安丰州渠段有30处缺口。丰泽市东运河段城墙上有12个缺口。丰泽中国大墙缺口1处;洛江运河段城墙上有9个缺口。作为回应,负责单位已开始修复和堵塞运河两侧的52处隔离墙缺口,所有工作都已完成。

第九条指出截污管网等设施不完善。例如,北运河两侧没有截污管网,或者截污管中的污水没有引入城市污水处理厂;在人口稠密的地区,如衢镇(街道办事处)和村庄(居民社区),在北运河的两侧没有围栏来保护和覆盖它们。洗衣服和乱扔垃圾都很严重。

去年完成了10个截污管网建设项目,具体为:北运河丰州段节水改造、城东中学污水整治、夏梅排洪通道整治、法花梅排洪通道整治、钟秋湖排洪通道整治、180条排洪通道截污、北运河截污(泉山路-180排洪通道)、丰汇路截污、汤溪排洪通道截污、盛群排洪通道整治,总投资为

此外,去年泉州市水利局还组织实施了北运河二期节水改造丰州段工程。运河改造长3.0公里,建成19座封闭式垃圾房(桶),新建7座洗涤码头并投入试运行。丰州段共修建景观围栏5.85公里,完成1.4公里围栏加高改造,节水一、二期丰泽段完成6公里塑钢网(2.0米高)保护施工。

关键字

体格

苏家福:北运河值班长

2年来

每天转转责任区

苏稼夫,北渠义务监督员,泉州市中医院主任医生。在1996年至1998年,担任泉州市人大代表期间,苏稼夫就不止一次提出关于北渠的建议。两年前,本报“荡清北渠”系列报道推出后,时任政协常委的苏稼夫,第一时间报名北渠义务监督员。

苏稼夫,家就住在北峰潭美段,对北渠有着深厚的感情。2年来,他每天清晨锻炼时,总是不忘到自己“负责”的北渠段转一转。苏稼夫说,清晨经常会有一些人在北渠北峰路段,用渠水洗衣服,他都会劝一劝。

“硬件设施赶上了,现在主要是人的意识问题。”苏稼夫说,这还得一个长期的过程,也需要各界一起来努力。

杨昆仑:北渠义务监督员

每天带着相机

抓拍污染

杨昆仑,热心市民老面孔。今年63岁的他,是负责北渠清源段的义务监督员。2年来,杨昆仑几乎每天都带着相机和摄像机,沿着北渠走,发现有污染北渠的行为,就拍下来。他说,在自己近2公里长的负责区域内,两年来,在渠边洗衣服的行为还是时有发生的。

为抓到现行,老杨总是不定时到北渠走走,有时上午,有时下午。在去年北渠整治期间,杨昆仑多次向媒体举报污染问题。在他看来,北渠整治还存在一些问题,早该重走一趟。昨天听说本报计划重访北渠,杨昆仑欣然报名,希望能将问题反馈到相关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