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九合一”选举结束 选后拼抢风潮不得平息


尽管台湾市长之间的“九位一体”选举失败了,但长达一年的争夺无法平息。各种选举道具必须打包,选民的心需要平静下来,贿赂案件仍然需要调查,新老领导人忙着交接,大大小小的职位都在等待填补.选举后事情不会停止,兴奋中有一个入口。

县长,议员们都回来了

每次选举,选举旗帜到处飘扬,比多比更引人注目;当发票的输赢被决定时,这些旗帜将变成垃圾,清洁队将不能日夜清理它们。尽管如此,普通人还是有智慧的。许多农民自愿提供支持,并做志愿者工作。他们把旗子带回家,种在地里,变成稻草人。这些旗帜,不管它们是否给旗主带来选票,都可以作为有用的材料被拉下来。只是那些不知道选举是赢是输的人,当他们看到自己的头在风雨中摇摇欲坠时会有什么感觉。

插入字段不是新动作。今年的新举措是老师号召学生的父母拔出国旗,然后带领熟练的母亲将国旗缝制成背包、环保袋、笔袋,有时组织学生一起做。它不仅接受手工课程,还实践环保理念,激发创造力。一些学生把一个人的头作为背包图案,而另一些学生选择剪下标语,如“赢回台湾”、“守护”、“改变”和“选举”等。让作品充满创意。

一些小学生非常喜欢他们的新书包。在成年人眼里,只要包看起来不错,蓝色和绿色就没有区别。选举后,孩子们确实意识到了政治人物的选举语言:“蓝绿和解”。

赢了就跑

每次选举,警察都很忙,因为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大量的人举报贿赂买票,这种情况很奇怪,不管他们在选举中是赢是输,警察都得给个交待。选举后,一些人赢了官司,却输掉了选举。总的来说,他们的对手是成功的,他们认为自己不走运。也有一些人赢得了选举但输掉了诉讼。如果有办法找到对犯罪负责的人,除了惩罚别无他法。今年,嘉义市中浦镇民意代表邱玉峰赢得选举。然而,选举中涉及的贿赂,一旦检方处理了这个案件,人们就逃跑了。选举公告和中央选举委员会的通缉令同时发布,让人又笑又哭。

台南一位名叫沈李昌的候选人真的很委屈。台湾的寺庙都是作为企业管理的。沈的候选人是一所寺庙的管理主管。今年8月,寺庙设立了中央政府基金普渡。他花了9000多新台币(新台币9000元,下同)买了一头猪,作为对佛教协会的捐赠。在法律会议之后,因为他们不能吃所有的猪肉,他们把猪肉分发给他们的邻居,其中一些人是他的选民,一些人根本不是。竞选一开始,他就被指控用猪肉购买选票。检察官派了10名猪肉接收者参与此案。没有人相信沈在行贿,有些人根本不在沈的选区。检方认为,在中国元普渡时代,将供品分发给每个人“吃得安全”是惯例,而沈当时还没有登记参选,因此不能认为他贿赂了选举,也就免于起诉。然而,这是选举后的评论。沈很无奈:“我很感激司法部门已经为我洗脱罪名,但是我在选举中失败了,损失已经造成。”

台中市一名州长候选人当选后,被指控以一票500元的价格买了一张票,检察官对此进行了调查。落选的候选人认为他们的对手无效,并抗议“不公平的选举”。在这种情况下,台中市选举委员会认为候选人名单将如期公布。如果贿赂成立,选举将被宣布无效,并将举行补选。虽然李畅并不大,但补选将在李畅身上引发另一轮战斗。

新旧都有“共同的爱人”

选举结束时,新的官员从办公室出来,许多在选举中落选的人不得不去工作,等待着将权力移交给他们以前的竞争对手。此时,个人风格和魅力颇具吸引力。执政10多年的台中市老市长胡志强被年轻的民进党候选人林佳龙击败。胡志强主动打电话给林佳龙,说他和林对台中有“共同的爱”。这种行为向公众传播,让支持者感动而反对者无语。选举失败后,胡志强像往常一样去上班,主持了行政会议。他说:“选举结束后,太阳仍在升起。我用正派、成就和政策来赢得支持。选举失败并不意味着成就无用。我的努力还不够,选民想要更多。”他称赞他的团队是一个“梦之队”,并说他会向新市长求情,努力让董事们留任。胡志强微笑着,但是一些听众擦去了眼泪。胡志强告诉主管:“当新市长来的时候,市政团队没有必要辞职。请做好准备,并在新市长就职时向他汇报你未来的工作和计划。”

胡志强对他的下属说再见,“在这里说再见,你会继续前进”。他告别了原则、感情和礼貌。

新当选的台北市长柯文哲已经和即将离任的市长郝龙斌讨论了交接事宜,并率先在网上发布了“寻找你”的消息,以征求该局和局长的意见。有些人批评这种招聘人才的方法对不使用互联网的人不公平。柯文哲强烈地说,“没有更好的方法就不要批评”,声称“你不选择圣人,你选择能做事的人。”新当选的嘉义市民主进步党市长涂行者随后与柯文哲联系,并在网上招聘官员。官方评选不仅在网上进行,屠行者还宣称嘉义市未来将成为“全民公决城市”,仿佛一切都是由全民公决决定的。

然而,如果一切都由投票决定,市长会怎么做?(文泰辛)